安华当起“公道伯”/许国伟

董教总号召的华团大会,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着首相马哈迪说,董教总要做一些很“华人”的事情,那么马来人反应将很“马来人”,也会举办类似的大会,提出包括要求关闭华校等等的言论。



现在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也有类似的提醒,认为有反的集会,就会有挺的集会。

所以,安华就劝请董教总跟马来组织,都取消各自要举办的集会。

安华的说法,四平八稳,乍看来是公道的。

他所提出的忧虑,相信也说中不少人的心声,即爪夷字的争议看来有升温的迹象,会加剧政治与种族的紧张。

但是,回看整件事,我们还是要问一问,是谁先让情绪升温的?



董教总从宣布要举办华团大会开始,就说明了反对的不是爪夷字,而是要抗议这项政策。

董教总说得很清楚:举办华团大会是坚决捍卫董事会主权,并抗议教育部违反内阁议决与课程和评价标准文件(DSKP);以及无视《1996年教育法令》赋予华小董事会的管理权力,所展开的扩大行动,以促使政府听取民意,正视华社的要求。

没过激没煽动

董教总捍卫董事会主权,本就在情理之中,没有过激,也没有煽动。

但是,随之而来政党政治领袖对董教总的批评指责,却是措词激烈,像土著团结党及土权党,都是直接替董总扣帽子,而伊党领袖更警告或引发骚乱。

所以,究竟是谁先让情绪升温?

现在安华所发布的文告,用的字眼是anti-Jawi跟pro-Jawi。

这个anti-Jawi的词句,不仅乖离了董教总举办华团大会的本意,更可能会形成不必要的误会,造成情绪升温。

而现在安华就要来做和事佬,要来劝架,劝双方各退一步。

说起劝架,《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处理萧远山和慕容博两人的深仇大恨,很有一手。

扫地僧先用龟息法替他们疗伤,再用佛法点化他们,化解仇恨。

劝架,不只是功力足以止住纠纷,还要有能力解决问题。

如果是在委屈一方的情况下,来劝请双方各退一步。那根本不是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不在沉默中消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

不得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