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不是公司的总裁/陈金阙

希盟的行事作风越来越像公司的总裁。如果是以专业水准选出人民领袖,那么,行事作风像公司总裁无可厚非,可是,我们的议员是民选出来的,民选有时是众望所归,有时是大势所趋,有时是选党不选人;最近一次是为了改朝换代。5·09大选,尤其是华人,纯粹是为了改朝换代,不是因为希盟执政了会特别好,也不是希盟代表了理想的政府。

带着人民的希望入主执政,必须要时刻反省,有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一年半下来,人民大概看清了希盟的真面目,所以对这个政府的怨怼越来越重。有人问:希盟办得不好吗?难道你要过回国阵那种贪污的日子吗?这些比较性的问题,一而再,再而三的抛出来,已失去了新鲜感。清廉确实是值得嘉许的,不过是不是真的清廉,需要时间来证明;当下,我们要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制造就业机会,让人民找到吃,安居乐业,以及协助国家进步的政府。这段日子,除了比较过去,希盟干了什么?



如果一场考试,国阵得30分,而希盟得到40分,那么,希盟无须感到骄傲,五十步笑百步的心态很要不得。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希盟不是说他们已逐步兑现诺言吗?他们自认达到60分了吗?人民和政府,股东和总裁,是很相像的。总裁如果达不到目标,会让股东罢免,所以,几乎所有的总裁,都要在股东面前尽力表现如何达到评估指标,以留住宝座,不然只有下堂求去;政府也是一样,不是议员部长说好就可以一直执政下去,不然国阵也不会在上届大选败北。如果只是自己唱好,人民却越来越不满,那么,下届大选轮不到你做。别以为人民除了你没有更好的选择,更好,永远在最缺乏的时候出现。

来届大选再算账

近来的爪夷文在华小只需50%+1票就可以推行;财长强推4000万令吉给拉曼校友会;原产业部长强辩“华人外劳论”;还有企业发展部长的未经内阁批准唱遍天下的飞行车;旅游部长大发官威,要媒体噤声的动作,都是偏向总裁自恃手握令牌,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劣行,强行要小股东(人民)听从的作风。尤其是爪夷文事件,完全乖离了之前和董教总讨论,只要学生/家长不愿学就作罢的协商结果。

如果根据公司议案要50%+1的投票批准的机制,那么,将来要华小废除华文教学,只要50%+1即可;要废除董总制度,50%+1即可;所有涉及争论性的课题,50%+1即可,那么,何来协商?何来维护少数民族权益?公司的投票制度不能放在治国呀!



希盟诸君大可继续做个颐指气使的部长,或者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的部门总裁,人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就让你作威作福或装聋作哑多3年,我们来届大选再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