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薪金制利大于弊/陈文坪

为应对生活费不断高涨,以及确保工人工资收入能反映国家经济的发展,大马政府宣布,全国57个主要城市包括首都吉隆坡、雪兰莪的安邦再也、柔佛的新山、吉兰丹的哥打峇鲁、马六甲的马六甲市、森美兰的芙蓉、彭亨的关丹、霹雳的怡保、玻璃市的加央、槟城市区、登嘉楼的甘马挽、砂拉越的诗巫以及沙巴的亚庇等,明年1月1日起的最低薪金,将从目前的1100令吉提高至1200令吉。

这一宣布,全国各地州属几乎受这次调整的影响。



毕竟物价不断上涨,而一些雇主却长时间无法调高工人的薪资,员工不但无法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平,反而导致生活素质下降,这将影响员工的情绪,也将影响员工对工作的热忱,对劳资双方都没益处。

政府的这一决策,提高最低工资制,并加以在全国57个城市推行,是符合人民的期望。

然而,最低薪金制对企业来说却是一大禁忌。因雇主生怕最低薪金制会养一些没有效率的员工而增加营运成本。

雇主的担心是有其道理的。因为并非人人都能体会雇主的担忧,甚至一些员工会认为这是他们理所当然的利益。



劳资政三方紧密合作

在1月1日实行新的最低薪金后,如何应对这一工资成本调整?提高生产力是企业需要走的其中一条道路。

政府、企业需要携手合作,创造有利于企业主经商的环境。政府可以协助企业应对成本增加所带来的问题,如提供资源让企业多培训员工,以提高工人的生产力;只要生产力提高,企业的产品或服务就能从中创造利润。这样一来,三方都能从中受益。

亚洲地区劳资政三方合作典范数彼岸新加坡。长期以来,新加坡能享有和谐的工业环境,政府的积极提倡与参与劳资协调是很大的关系;正是如此,雇员的利益得到有效保障与工业和谐是息息相连的。这一点值得大马人力资源部加以取经。

新加坡劳资政三方紧密合作,以协商和达到共同协议为基础,实现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一个和谐的工业环境,可为雇主带来稳定的效益;一个和谐的劳资关系,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力,并将使员工获得好的待遇如薪资、花红,享有更高的生活水准。

大马是个工业化国家,距发达国家的标准其实已不远。提高生产力是国家一个长期工程,也是企业需要与时俱进,并不断推进的目标;政府更需要设定目标来量化它,并不时加以检讨,让各方清楚生产力的重要性。企业必须有创造力,员工唯有提高生产力,国家才有竞争力,才能步入先进国家的行列。

纵观世界许多国家,都有最低薪金制。那些实行最低薪金制的国度,并没有拖垮企业的营商环境,反而为企业的成长与竞争力、员工的新技能与技艺提升,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学习机会。所以,企业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去面对,而非用消极的心态去“绕圈子”。

因此,大马推行最低薪金制,有利也有弊,但总体来说利大于弊。看政府和资方如何去推动员工的培训,企业如何因应环境的改变,以及通过培训让员工掌握现代新技能,从中提高生产力,从而促进国家的进步与加强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