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交锋
东盟须看清走势/游枝

中国美国的贸易战,出现停火局面,为一方抬轿呐喊的评论人,当然说中、美已经取得和解,也会说中、美双方进入真友好新时代。



查看历史,国与国之间,只存利益,没有真正“朋友”这回事。

不妨先看一堆实例。中国共产党是受前苏联共产党支援教导下成长的,到毛泽东建立共产政权,一旦羽毛丰了,跟前苏联发生意识型态的争执、恶斗,直到珍宝岛中苏战事,立下了共产党打共产党的坏例,便是国与国之间没有真朋友的一个活现子。后来,1979年中国在没有宣战之下挥军从友谊关攻入越南,是共产党自相打杀、只讲利益没有真友谊的实例。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英国与阿根廷为福克兰群岛主权之争大打出手,是基督教国家自相打杀的恶例,其实,回教国家互相仇敌打杀已经好多个世纪,今天,伊朗跟沙地阿拉伯仍旧利用支持国打着没完没了的代理战。

同一信仰的国家尚且无法宽容相处,中、美是共产对反共的两个大国,说和解,是当政者巩固各自权力作出的一时政治决定,不能就此以为中、美之间和解了。

时好时坏成常态



有根据可以相信中、美不会有真和解。

当年,习近平跟奥巴马,在加州的庄园边散步边论双边大事,不是很友好的样子吗?当时的论说不是一面倒的颂赞中、美友好的吗?

习、奥友好散步过后没多久,中、美双方很多话题都谈不拢,甚至在东海、台海及我们附近的南海陈兵相对。

更久之前,中、美双方首脑也曾经多次有过友好的外交场面,到后来,中、美再返回激斗的本来原样,一再说明,两大国之间,最多只能在时好时坏的情况下交往,套句习近平的创造词,中、美如此好好又坏坏、就是没办法真诚相好起来的状况,是中、美关系的常态。

一时的收兵,同时是习近平跟特朗普两人共同的期待。

东盟要洞察形势

国家当政者,在重大问题的决定时,一定会有堂皇的高调说他为国为民尽力,如此用心不是没有,不过,权力者都得在为国与民之前,得先为自己的权力设想,这一点,不会说出来,因为只有为自己的权力打好基础,才能依自己所好去为国为民,中、美双方首脑,也不倒外。

这场贸易战,中、美都打到疲了,也打到对双方首脑不利的状况了,最好的手段,是先熄一熄火,让各自可以堂皇的表示自己政治有收成。

特朗普一年后要争取连任,竞选活动已经展开,他要向美国人展示他为美国人争取到一定的利益,尤其有助他的连任及国会选举。

这时候就作出一些成果,让美国人看到特朗普对中政策的收效。

在这场贸易战中,中国大量企业倒闭、数百万人失业,又大量企业撒离,加上香港的混乱及台湾政情发展,很可能不能如习近平所愿。过去多年被整得很惨的非习近平同路人,又可能借如此局势作出反击斗争,习近平绝对不想如此局面的出现,也就成就了中、美一时的和局。

不论是习迎平或特朗普,都明白中、美之间的问题,根本还没有解决,最迟明年美国总统选举过后,怕又生争执了。

东盟国家最该看到的,是中国大量买入美国物品,也就是说,中国即使说不会,其实也会少买或不增加买入东盟的物品,尤其是像我国,跟中国的双边贸易数字是大,不过,年年都是我们入口大于出口,如此贸易失衡吃亏,会更难求取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