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的最后半里路/陈福星

“最后一里路”掌门人张盛闻在政坛销声匿迹一段时日后,9月重出江湖担任马华总秘书,12月在马华大会上自我抗辩,指本身之前提的“最后一里路”确有其事,但国阵输了大选,承认统考一事最终功败垂成。

政治很残酷,永远以成败论英雄,成者王侯败者寇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如今“最后一里路”的时代已走入历史,现在谈的是“最后半里路”,创办人是过去式的反稀土大英雄黄德。



这个黄德,是如假包换的民主行动党人,说时天下无敌,当年誓言烧掉莱纳斯,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伟大决心,现如今却换了一个人似的,对稀土课题,让人只见黄河不见心。

不过,身为YB大人,肩上的职责当然不止于稀土,所以黄德选择谈其他,说曾亲耳听到火箭秘书长林冠英指承认统考只剩最后半里路。

林冠英没有否认黄德的“爆料”,15日在槟州行动党大会上表示承认统考是希盟务必兑现的竞选宣言,但需要给马来社会一些时间放下心头大石。

嗯,林冠英所言不无道理,问题是马来社会的心头石是在5·09变天后才出现的吗?为什么国阵执政之际,行动党却一直对马华穷追猛打,把马华形容得“连承认统考这么一件区区小事都办不成”的无能之辈?

5·05大选,马华输剩7个国席,今天行动党却是拥有42国席的第二大党,国席之多是当时马华的六倍,承认统考这种区区小事,理应水到渠成才对啊,莫非行动党的无能是马华的六倍?



听其言 观其行

行动党和希盟的竞选承诺罄竹难书,5·09大选前大家听得可是如痴如醉,但好梦由来最易醒,人民现在更相信“听其言,观其行”才是给政党和政治人物打分数的最佳方程式。、

马华再无能,也促成政府允许SPM国文科优等和历史科及格的高中统考生进入师训学院,算是为承认统考打开了一道小门,接下来就看行动党怎么走完这最后半里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