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已逝不应再追究/江振鸿

前马共领袖陈平的骨灰被带回国,闹得沸沸扬扬。

在此事件中,华社淡然,马来社会的反应却非常激烈。



一些人认为这是有心人士的煽动效果,然而马来社会的反应,是人之常情。虽然当时殉职的华裔军警不少,但马来人军警遇难更多。

一些组织及团体固然有炒作及煽动陈平骨灰被带回国事件,但持平而论,有关言论都是以受伤和殉职牺牲的军警及其家属感受为主轴,而不是陈平是华裔、或是马共以华裔居多的种族论调。

一些人指责政府持双重标准,因为前马共一些马来领袖,获准返国。

战场死伤在所难免

但是,这情况有所不同,因为陈平是马共象征人物,在受伤及殉职军警家属心中的“份量”,恐不是其他前马共领袖所能比拟。



也有一些人认为当年马共武装斗争就是一场战争,所以战场上死伤是在所难免,然而我国与马共双方已在1989年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更何况陈平已逝世,就应把过去一切都放下,不再追究。

更有人认为作为马来亚日据时期的抗日中坚力量,马共功不可没;而从1948至1960年那长达12年、马共战斗力处于颠峰的紧急状态期间,也间接加速我国的独立进程。

我尚记得在一辑记录片中,一名前马共成员表示,在这段斗争时期(1948至1960年),他们对抗的是英殖民政府,因为马来亚半岛虽然在1957年独立,但英驻军尚长驻。

然而,较少人关注的是,1960年后退守到马泰边界的马共,于1968年又重新启动其在我国的武装斗争,从60年代末、跨越整个70年代甚至是到80年代初,多次伏击我国军警,造成我军不少伤亡。

当年,把匿藏在马泰边界热带雨林内的马共隔绝开來的北马东西大道,也在马共频密伏击下于80年代初艰难竣工。

在英国殖民势力完全撤出我国,国家开始高度发展,人民开始要享受发展殷实成果的这段期间内(从60年代尾至80年代初),马共的武装斗争,可说已师出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