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文与程式语文/黄子

英语中有句话:“听来像希腊语”,意即鸭子听雷,不知所云。

打从亚历山大大帝,建立横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一直到后继的罗马帝国,希腊文一直是两大帝国的强势语文,通行帝国全境,垂千年之久。



中世纪重要的语文是拉丁文,但拉丁文之难学,欧洲一流的文豪也攻坚难下。

因此,有人评说,罗马人若下功夫学习拉丁文,他们就没时间征服世界了。

邱吉尔小时候学不好拉丁文,还被误会智商太低。后来邱吉尔有名言,“我要叫英国所有学生学英文,聪明子弟进修拉丁文,当作荣誉;又进而学希腊文,当作特赏。但是只有一件事我要打学生屁股,就是英文不好。而且我要打得真疼。”

地球上一直都有语言和语文在消失,人口越少,消失得越快。曾经强势通行天下万国千年的古希腊文、拉丁文,如今只剩下极为少数的学者通晓,属于博物馆级的语文。因为内载丰富而高质的学术、文化价值,因此不致全面消失,如绝大多数已灭绝的语、文。

继希腊和拉丁之后,是法语法文,曾经盛行欧洲中上层,各国宫中以讲法语为荣。可英美两国先后崛起成为世界超级霸主之后,几百年来,英语流行之深之广,远远超过希罗帝国时期的希腊语文和拉丁语文。



中文还未能与英文齐驱并驾

尽管中国崛起,中国人口世界最为庞大,但中文还未能与英语齐驱并驾,毕竟,自文艺复兴以来,数量庞大的知识学问特别是科技新知,都在英语中。

地球上多的是英语国家,除了中台港,中文就只有新马还小有规模。

中文华语,在经济市场上的版图,相较英语的强界,距离仍大。就以新马为例,高收入的大企业,莫不以英语沟通。至于科技文化娱乐等等各领域,英文仍然遥遥领先。

未来的世界,电脑程式语文,将会强势地主宰人们的日常生活。而电脑程式语文,打从开始就以英文建构。英语已同电脑程式语文两位一体,要进入电脑程式语文,须先掌握英文。

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发展所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局,较百年前李鸿章所面对的3000年未有之变局,有过之而无所不及。百年前读四书五经考科举的读书人,面对武功被废,措手无策。今天我们大学许多科系,与将被废科举考试的八股文,分别不大。

不只是绘测师、医药人员、会计师等等专业会被裁减、被淘汰的厄运,更进一步是电脑程式编写员也会被AI取代。

新加坡高薪聘请大学生清洁工,这种职业将最轻易被机械人取代。澳洲有些大型农场已全面机械化,从松土、撒种、浇水到收割,全由电脑控制,机器操作。农场主人手操平板电脑观察一切情况,只需按键遥控。

下一步是包装也由机械代劳,待无人卡车面世,也不需雇司机就可把农产品送到各地超市。

世界正朝这方向开足马力奔驰,程式语文将是人类最重要的生活工作语文,三四十年后不懂程式语言,恐会等同文盲,至少半文盲,我们的无良无耻政客,还忙着叫嚣大闹尊严至高的爪夷文。

芸芸政客,还是告别政坛的拉菲兹清醒,这池群鳄狂斗的泥沼太龌龊,越搅越脏,与其一身污秽,不如自洁其身。去学习人工智能、机械和IoT,或许在科技大浪袭来,不致没顶—倘若这个国家的教育被无良政客继续以种族和宗教操弄下,国民沦为石器时代吃土的王子与公主。

历史上任何语文年老寿高,气绝而死的语文,没有一种能死而复活,如犹太人的希伯莱文;至于气若游丝的语文,也不是靠政客叫嚣和行政手段,而寿比南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