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措施未明朗化 担心被取缔
自制年饼订单跌40%

(怡保14日讯)槟州卫生局早前宣布,在店内或街道摆卖的家庭式年饼及食品都必须要有标签,随后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虽表明不会因没贴标签而展开取缔行动,但卫生部至今尚未表态会否取缔,因此仍引起自制年饼业者惶惶不安。

自制年饼及商店业者对于卫生部会否取缔没贴标签的年饼一事仍感模糊,商家向自制年饼业者订购家庭式年饼的数量应声下跌,有些自制年饼业者接获的订单甚至比往年下滑约40%。



已入货业者冒险偷卖

有些自制年饼业者表示,目前有些商店业者因担心被执法人员对付,而不敢向自制年饼业者进货,也有部分商店业者已购入大量的年饼,只好冒险偷偷卖。

已花费数千令吉准备年饼材料及盒子等,并与买家谈妥在本月交货,但自年饼须贴标签的新闻发布后,便停止制作年饼,因为担心会受到执法单位对付。

也有业者透露,其一名在北海经营肉干店的朋友,因为公开售卖没贴标签的家庭式年饼,而遭执法人员给予口头警告。

刘国南(左四)联同年饼业者就售卖年饼需要贴标签的课题召开记者会。左起袁展豪、张接莉及卢文雅;右起为胡永勤、陈枫溦、赖晓慧及徐丽玲。

刘国南:让大家开心过年
盼政府弹性处理



霹雳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今日联同3名年饼业者针对售卖年饼需要贴标签的课题,召开记者会表示,据其了解,该政策属全国性,若违法可被罚款及充公年饼。

“其实,很多家庭式年饼自制者都会趁新年售卖自制年饼给身边亲朋戚友或放在一些店面寄卖,盼能多赚点钱好过年。所以我认为任何一方被取缔都会打击市场,比如商家因为不想被罚款,自然不会冒险把自制年饼者在本身的店寄卖。”

他说,虽然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表示不会取缔没有贴标签的家庭式年饼或食品,但没清楚阐明不被取缔的对象,是否指两者即家庭式年饼自制者及被寄放售卖的小商店经营者?

他说,加上卫生部针对此事也没对该事件做出任何发表,造成年饼业者局促不安。

他希望政府能制定明确的政策,因为不少业者对该情况感到混乱。

“若要执行该政策,应提前教育业者,让他们可以提前做准备,而非在接近过年时,才突然宣布该政策,也希望政府能够弹性处理该问题,让大家开心过年。”

在场者包括霹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副主任袁展豪、胡永勤、委员张接莉及陈枫溦。

食品须有6项注明

刘国南指出,根据卫生部指南标签,食品需要有6项注明,包括食品名字、食品用料、制作商名字、制作商地址、食品净重及食品内是否含有致敏用料。

他以食品原料举例,提出业者要如何列出巧克力饼的面粉、牛油等的用料比例的问题。

“只有2种包装食品不需要标签,分别是当购买者在场时,食品需要当场秤重、计算及包装的食物;另一种则是容易损坏,并根据购买者要求的分量而进行包装的食品。”

他补充,小商店业者若要售卖没标签的自制年饼,是否意味着要将所有年饼开罐拆散,开放式摆放供顾客选择打包,才能避过取缔?

年饼商家徐丽玲:10箱年饼囤放仓库

我不久前向一些家庭式年饼业者订购10箱价值5000令吉的年饼,每箱大约有20罐年饼,以及需缴付400令吉运输费,岂料在订购年饼后的第二天,就传出政府将取缔售卖没标签的年饼业者,而我也不能取消订单,因为年饼制造者已买足材料来制年饼。

我卖年饼已有6年,如今本店已购入的家庭式年饼只好囤放在仓库,不敢出去卖。

本店售卖的普通年饼,售价一般上介于20至34令吉,若是高档年饼售价则介于20至50令吉。

江沙家庭式年饼业者卢文雅:仓促宣布没时间准备

有些卖年饼的朋友告诉我,自从得知售卖没贴标签的年饼业者会遭取缔的消息后,他需要偷偷卖年饼,令他感到很辛苦。

若该政策是今年通知,然后在2021年实行,业者还可以接受及有时间做准备;但如今年饼店家也不敢向我大量进货,导致进货量大跌,而且我也买了年饼材料,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我在6年前就开始卖年饼,没想到不久前政府突然宣布这项政策。

我希望政府可以体恤兼职制作年饼的业者,我们只想在过年赚些外快;政府可实行这政策,但要给业者一些时间,勿太靠近新年。

怡保家庭式年饼业者赖晓慧:年饼做好不敢卖

我做年饼有4年了,因上述政策的缘故,我不敢把已制作的年饼卖给买家,目前也已停工了。

由于消费者通常是在圣诞节后才开始向我购买年饼,所以还不清楚生意额下降多少,但若是接近农历新年,政府才批准业者无需为年饼贴上标签,业者来不及制作年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