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具白骨
直击死亡的惊惧

《世遗捷克》/下篇 (稿酬捐《南洋基金》)

布拉格以东70公里外有个小城名库特纳霍拉,13世纪因银矿的开采而发达,当时占欧洲三分之一的银产量足供各国铸造银币。布拉格的中央铸币厂就设立在小城,小城的富庶曾经是波西米亚地区之最,随着十四世纪一度的皇城地位,她的繁荣仅次于布拉格。



赛德莱兹教堂外表看似一般,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骨教堂。

250年的开采终于使银矿资源渐渐枯竭,再加上屡经战火摧残,城市随人口凋零而萧条。但小城掩盖不住富有的曾经,老城区遗留下的教堂,和一些风格精致的私人住宅,依然风景般的点缀小城风光,让人们继续遐想她美好的过去,而因其历史意义让库特纳霍拉老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教堂的四个角落人骨像柴薪一样整齐堆叠如丘,由铁丝网围住。

神迹的福地

但人们慕名而来的却是为了赛德莱兹教堂和圣芭芭拉大教堂。赛德莱兹教堂建于13世纪,面积不大的哥特式教堂外表看似一般,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骨教堂。

不知什么时候有位修士从耶路撒冷朝圣后,带回一把泥土洒在教堂墓园上,自此人们相信这是神迹的福地,远近达官显贵都希望百年后能葬身于此,只盼埋骨一方圣土能永生安息天堂。

教堂中心垂悬的吊灯,人体的各种骨骼都参与了这项设计,再配以骷髅头装饰成灯泡,素白中干净得有些华丽。

骸骨搬入教堂



十四世纪欧洲爆发了一场严重的黑死病,接连十五世纪又爆发了胡斯宗教战争,成千上万的人因疾病因战争昼夜间死去。一时间尸骨患满墓地紧缺,只能新尸叠旧骨或挖出白骨原地埋葬,这时赛德莱兹教堂的小小墓地本来就拥挤不堪,尸骨太多了以至于地面白骨裸露。

于是善心的教士们将骸骨搬入教堂,堆积在地下室。再过一个世纪一个富有家族买下赛德莱兹教堂,并请来师傅将堆积了几个世纪的骨头进行消毒处理,将人骨重新排列组合,遭遗弃的白骨忽然间以另番姿态重现人间,以艺术装饰的摆设成为教堂的中心灵魂,赛德莱兹教堂从此不一般。

只见白骨,在左在右,在前在后,以四万具之众,在窄小的空间里,没有名姓,不辩性别,阴森森的围绕着人。J

从教堂外的墓园步入教堂时,外面的炎热和里面的阴冷让人倒抽一口气,而教堂里只有鸦雀无声的肃静和静穆的脸庞。只见白骨,在左在右,在前在后,有些完整有些零碎,有些成串有些悬立。以4万具之众,在窄小的空间里,没有名姓,不辩性别,阴森森的围绕着人,近距离的裸露生命最后本质,那样骇人的直击有生命的血肉之躯,直击对死亡真相的惊惧。

整齐堆叠如丘

何况骨骼像零件一样被设计成蜡台、大酒杯、王冠、垂带、盾牌、签名等,装饰在入口处,天花板上,桌上墙壁上,甚至圣坛十字架也是人骨堆砌累成的。教堂的四个角落人骨像柴薪一样整齐堆叠如丘,由铁丝网围住。尤其教堂中心垂悬的吊灯,人体的各种骨骼都参与了这项设计,再配以骷髅头装饰成灯泡,素白中干净得有些华丽。

人类骨骼被设计成的模样,该坚硬时如此坚固如蜡台,该柔软时轻轻下垂如彩带,该艺术时如现代感的交叉骨头上支撑的头颅。每件设计都十分用心,呈现的结果已然是艺术结晶。

 

在墙上右下角以人骨排列自己的姓名和作品完成年号——1870 F.Rint。

成为圣洁装饰品

最后的设计师没有忘记以人骨装饰代表家族的徽章,再在墙上以人骨排列自己的姓名和作品完成年号——1870 F.Rint 。过人胆识惊人创举,Rint与人骨朝夕相处的日子,心里是否只有祷告和上帝?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后继者为这座教堂作任何设计的更改,教堂因人骨装饰而闻名天下。

人骨或已经超越600年了,没有贵贱难分你我的成为圣洁装饰品。生前所有的喜怒悲恐在死后被一律对待。每个曾经走进教堂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一场骷髅震荡,那样触动心灵,那样在离开以后,脑海里还翻涌着生死意义的思潮。

圣芭芭拉是矿工的守护神,也是欧洲第一座由矿工出资建造的主座教堂。

矿工出资建造

库特拉霍拉因银矿而发达,城里自然居住无数矿工,他们白天在500米深的地下层工作10到14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黑暗阴冷潮湿又狭窄的矿井矿道是他们生活的全部,难见天日的同时还需要面对没有预兆的矿道坍塌风险,生命罕有保障。

银矿博物馆设在十五世纪建筑的小城堡中,在这里可以参加银矿之旅,体验当年矿工如何在与世隔绝的黑暗里,靠一盏头上照明灯指示生存的方向。也因为长期地底工作,一般寿命也不长,而能够支撑这种暗以继夜生活的精神,唯有靠坚定的宗教信仰,为了祈求顺利的开采和平安的归来,一个心灵和生命的守护神变得十分迫切,圣芭芭拉大教堂因此被赋予了神圣的使命。

银矿博物馆设在15世纪建筑的小城堡中,在这里可以参加银矿之旅。
也是文化遗产的圣母升天大教堂。

庄严华丽

恢弘的圣芭芭拉教堂盘踞在山顶上,是库纳拉霍拉最大教堂,也是欧洲第一座由矿工出资建造的主座教堂。由于间中战争的干扰和城市逐渐的没落,教堂工程断断续续了五百多年。圣芭芭拉大教堂的庄严可以媲美布拉格圣维特大教堂的华丽,设计出自同一个建筑师家族,风格都是哥特式建筑。

其中一区壁画有描绘矿工生活的景况,呈现中世纪城镇生活的一面。
高高拱状的天花板上有花瓣的设计,隔间中尽是繁复的各样勋章图案。
圣芭芭拉教堂有着一种上帝与我同在的温馨与平凡。

中古城镇生活与上帝同在

相对于人骨教堂,圣芭芭拉教堂真有天堂的感觉。高高拱状的天花板上有花瓣的设计,隔间中尽是繁复的各样勋章图案。那些漂亮的玻璃窗,有别与一般的马赛克玻璃拼贴,一扇扇的展现油画彩绘的精致 。与众教堂不同的是殿内有一区区的圣坛,除了圣经故事,其中一区壁画上还有描绘矿工生活的景况,呈现中世纪城镇生活的一面。

从来教堂就是上帝的专属,所有创造的华丽和营造的神圣都为感恩上帝的眷顾。如果说圣维特大教堂金银的装潢是一种神恩尊贵的庄严,那么圣芭芭拉大教堂那些矿工实景的画面,就有着一种上帝与我同在的温馨与平凡,尽管平凡里染着让人唏嘘的华丽色彩。

布拉格的中央铸币厂曾经设立在小城,这是意大利宫的铸币博物馆,也是十五世纪时国王行宫。

十五世纪国王行宫

除了以上的两座教堂,小城还有一座离人骨教堂不远的文化遗产圣母升天大教堂,城里还有铸币博物馆的意大利宫,也是十五世纪时国王行宫。

而市中心广场上有一座十五世纪的石喷泉,外部是精美哥特式花纹装饰,从前这是城里唯一供水的公共蓄水池,每天早晨人们都会在这里排队汲水作为洗刷饮用,水井已经弃用多年。

银矿的发掘和枯竭,疾病战争造成大量的死亡,紧紧牵动着库纳拉霍拉起落的命运。小城的光辉虽然不再灿烂,但却有一种闲静风光。历史遗迹如矿井,铸币制造厂,矿工募捐的圣芭芭拉大教堂,还有让人不能忘记的人骨教堂,特别的经历总能引人入胜,让后人步步追踪她的过去。

从圣芭芭拉教堂眺望库特纳霍拉小城风光。
小城掩盖不住富有的曾经,一些风格精致的私人住宅,依然风景般的点缀小城风光。
小城的光辉虽然不再灿烂,但却有一种闲静风光。
恢弘的圣芭芭拉教堂盘踞在山顶上,是库纳拉霍拉最大教堂。
中心的广场上有一座十五世纪的石喷泉,从前这是城里唯一供水的公共蓄水池。

图/文·郑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