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任相,先问选民/罗汉洲

曾经有人形容经济部长阿兹敏是“候任”首相安华的徒弟,也有人形容他是安华的爱将,有朝一日,如果安华荣任首相,阿兹敏肯定是安华钦定接班人。而在那个时候,阿兹敏对安华的态度也有如赵子龙之对刘备,忠心耿耿,百万军中救阿斗也绝不言悔。

惟这一切美好时光在5·09大选之后起了大变化,阿兹敏很有点意外的获得首相马哈迪医生的特别青睐,把他从封疆大吏的雪兰莪州务大臣调到身边出任经济部长,位高权重,钟爱有加,阿兹敏遂由安华爱将变为马哈迪爱将。



开始时,安华似乎尚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妥,所以获得特赦出狱后还宣称不急着重返国会,他要过一段闲云野鹤般的悠游日子,因为希盟已有契约,敦马哈迪医生担任2年过渡首相后就把相印移交给他,煮熟的鸭子飞不掉。

阿兹敏为首相职斗争

但由于流言蜚语充斥民间,指敦马有意培植阿兹敏为第八任首相,传言日盛一日,绘声绘影,越看越像是真的,安华这才着急起来,领悟到第8任首相并非肯定是他的囊中物,于是安排补选进入国会。

阿兹敏当然不肯乖乖就范,他的派系人马在党中央理事占尽优势,又是一品大臣,资源丰富,自然有足够本钱与安华逐鹿中原,自认有敦马撑腰的阿兹敏可能觉得他胜算很高,几乎稳操胜券,于是明里暗里与安华展开斗争,安华没有官职,无权无势,无资分配给人,显然处于下风,他全凭一纸交替契约(据说收藏在国内贸消部长赛弗丁的保险箱里),但现在讲究信诺的政治人物并不多见,煮熟的鸭子随时都可能落入阿兹敏盘中,所以安华给人看低一线,于是很多人断言安华命中注定没有做首相的命运。



阿兹敏极尽力量要扳倒安华,他显然认为只要扳倒安华,他就理所当然是第8任首相。但他忘了问一问在5·09大选投票支持希盟的选民:我代替安华出任首相,可以吗?

选民不满承诺当儿戏

盖因选民在大选前听到希盟3党与土团党结盟时信誓旦旦宣布如果希盟执政,安华是第8任首相,选民因此就投票支持希盟候选人,把希盟推上台,企盼安华过后可执掌相印,大展新猷,如今阿兹敏却以程咬金姿态半路杀出,希盟把承诺当儿戏,无疑把选民耍了一招,选民肯答应吗?当然不肯,选民因此肯定要在第15届大选狠狠教训希盟,把它拉下台。

换言之,如果阿兹敏不顾及选民的意愿,硬要上到第一把交椅,最终将会败走麦城,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却成了陪葬品,要想有日东山再起,应是痴心妄想吧,如此一个不把宣言当圣经的党,人民还会相信它?至于土团党的人则大可“倦鸟知还”,跳回巫统,仍是执政党的人。

另一方面,不知什么缘故,敦马一再对国内外媒体说,他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肯定会在任内把首相职位交给第8任首相安华。

安华好像后市看起,阿兹敏则如中了一记闷棍。

日前的公正党代表大会,代表一致支持安华出任第8任首相,阿兹敏还要缠斗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