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围还是得靠基本功/黄云浩

这篇见报的时候,是西人文化忌讳的十三号星期五(Friday the 13th)。而在这的前一天则为11.11 光棍节的延伸,即鼓励消费的12.12 。

人类赋于日子的意义还可真多,背后除了社会因素,节日的意义最大的推动力,应该是来自商业考量。



十二月的假期开始,吉隆坡路上的车已有渐少的情况,连女儿学游泳的地方管理人都说,现在已不同往日。

他记得十年前,在学校假期前来学游泳的学生是特别的多。现在的情况反而是假期没有什么人来学游泳。

我搞笑说,“Everybody can fly” 弄到很多生意的商业周期都不一样了。

当然,这也是生活方式的转变。

最近有接触到许多数字广告公司,都是分享如何在社交平台上让产品和服务能够达到更好与更大的效果。



其中一间数字广告公司,就很自信地分享他们为本土一间银行做的数字广告宣传,包括了派礼游戏,并说明这些活动吸引了很多网上的关注与点赞。

同事随即问起,这些关注与点赞可有在广告宣传期间帮助到银行的生意,如获取更多的存款等等。

广告平台百花齐放

说白一点,就是这些数字广告,能不能发挥影响力,让生意可以扩充之余,更能从粉丝群的数量中发掘出金矿。

笔者绝对没有否定数字广告的影响力,只是社交平台与之前报章、电台广告一样,只是一个平台。

平台上百花齐放,要产品与服务可以打开知名度,视乎产品与服务需要哪方面的加持。

口碑对于某些产品与服务就很吃的开,一碗好吃的特式烧肉咖哩面,肯定会在社交平台上被渲染,再配上即时的递送服务,肯定会加速人们想要即刻尝试的推动力(当然,不是任何食物都可以在堂食与打包上保持一贯的的味道水准)。

节日的意义最大的推动力,应该是来自商业考量。

物以稀为贵 越少越值钱

笔者上星期就出席了一个由轩尼诗举办的认识白兰地酒和其历史的尝酒会。从中也了解到法国科涅克(Cognac) 公社政府的厉害与远见。

将整个科涅克地方生产的葡萄酒,用地名来挂名,打上记号,统一质量,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这个品牌就这样在世界给推广起来。

从事酒业的好友还分享这些酒商的“暴利”,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大手笔花钱建立自己品牌形象。

尝酒会就是一个管道,他们与喝啤酒的市场有定位区分,在不同的社会层中发挥影响力。

笔者总是觉得,对于酿酒这行业所赚的钱,也是利用时间等待。

从事酒业的朋友就分享,在酒桶里头的酒会每年以1%到2%的速度递减。

这个现象,西人给了一个很美丽的名称,叫做“天使的份额”(Angel’s share)。

个中原因就是酒精与橡木作祟,原来里头的酒会因为时间而蒸发掉。

想像一下,一个放酿了五十年的酒桶,里头只剩下一半的酒。但是这五十年龄的酒,自然价格会高出市面上很多,在物以稀为贵的经济效益上,所失去的也令所剩下的变得更值钱。

投资研发更实际

大马上市的PANAMY是少有的长青企业,稳定派息加上5亿令吉现金的后盾,其股票有一定的拥趸。

然而,其电邮营销依然很传统,并没有像美国企业一般的电邮营销,如苹果般能撩起大众对其产品的欲望。

就笔者看来,其电邮营销是想在一封电邮里介绍它的全部产品之余,通过其网站可以拿到更好的价格之外的举动,好像是要硬塞资料给读者。

或许,此般的营销对家电的生意还是有效,所以松下还是选择继续下去。

所以产品与服务的定位,产品本身被需要与想要的因素,应该是每个公司领导人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的工作。

在公司汇报会上,除了管理层分享明年的资本开销之外,投资者也应该关注管理层对于软体上的建设,也应该质问公司如何扩大他们产品或服务的影响力。

如果只是一昧丢钱进数字社交平台,就期望有神奇的效果,倒不如将钱花在研发上,让产品与服务自己说话,长远来说,可能会是比较有钱途的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