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道低迷 应重经济/胡逸山博士

去年我国史无前例地政坛变天,原为反对党联盟的希望联盟成功上台执政。

一时之间,许多民众都在政治情绪上感到极为亢奋,纷纷期待在政治、社会、经济等领域会出现重大的改革,引领我国踏入先进国行列。



然而,与此同时,却也有报道指出,在选后的几个月里,我国资金外流情况严重。

我当时指出,至少有两个主要原因,导致这种虽然民众舆情欢愉,但资金却还大量外流的的诧异情况。

其一是所谓外围的原因,即当时美联储每三个月即升息0.25%,而其如此做的其中一个后果,即吸引在海外周转的美资回流到美国本土。

因为对于美商来说,在海外投资(或投机)的回酬率虽然可能比在美国高,但在美国海外相应的各种风险(包括政治上的),始终还是高于在美国本土的,所以只要美国利率一高,彼等的直接反应也还是回流到美国市场里。

其二则是更为敏感,但又不得不坦白说出的原因。



即无论是本地抑或外国商家,在去年大选前在本地经商超过半个世纪的经验现实地告诉彼等,没有官商勾结、利益输送、贪污腐败等,在本地是很难做得成生意的。

股市表现落后区域

因为当权者大有大吃、小有小吃,有些更是大小通吃,而许多商家们早也习惯了这种贪腐文化,需要“照顾”的就照顾,最重要是生意做得成。

那么,之前希盟的反腐口号喊得那么响亮,去年得以上台了,想当然尔会大刀阔斧地革除贪腐,那么,许多国内外商家之前的做生意模式,也就可能不“奏效”了,彼等也就把资金移到更能“奏效”的市场里去操作。

总之,那时我觉得有责任唱好新马来西亚的社会经济,尽量让大家有信心留在本地发展。

一年多下来,根据最新的一项本区域(主要是东亚)的股市排比,赫然发现本地股市在过去一年的表现最为差强人意,虽然本区域其他股市都有显著的发展。

这也意味着投资者们对本地的社会经济仍然不看好。

无他,这段日子以来,除了一些口号式的、趋于表面功夫的所谓经济政策调整,或者匪夷所思的一些狂想冒进外,大家还是看不到新政府的整体有条有理、符合国际经济发展趋势的经济改革。

极端思维变本加厉

如在目前中美贸易战激烈开展的当下,许多工厂寻求迁移到东南亚来以避开高昂的、基于原产地的关税,但每当这些外国商家友人问起我本地就此有什么特殊的“政策”得以吸引彼等到本地来设厂而不是到其他正热切争取这些厂家的邻国去时,我也只好“孤陋寡闻”(也许也的确如此)地无可奉告。

同时,种族主义(或称族群政治)与宗教极端思维在本地变天后不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如火如荼地卷土重来。

一些至多只是象征性意义的小事,被无限上纲为大是大非的头等大事,经济发展则被抛在脑后。

而政坛上许多主要政治人物顾着权力斗争,虚虚实实地打起影子战来,民间越来越疾苦的生活状况则不见被重视。

更有甚者,商家们一边发觉贪污腐败好像也还大行其道、另一方面有关当局又大喊反腐,那到底是要走回贪腐的老路,还是要真正廉洁起来也一点都不明朗。

市道持续低迷,股市当然也难扭转。我到底不是万能的,还能唱好这局势多久来力挽狂澜,也还是个未知数。希望大家能有所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