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根稻草”降临/张永麒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在面簿上贴文“叛徒”,并附上插图写着“因为叛徒这个党建立了20年”,耐人寻味。

公正党主席安华在大会上,讲述了马六甲王朝“叛徒”的典故,阿兹敏感觉是冲着自己而来,多少有“对号入座”的感觉。



阿兹敏好像把话说得过分了,把整个公正党的建设者比喻为“叛徒”,或者指安华就是那个叛徒。这样子贬抑自己的党和领袖,让支持者难苟同。

公正党已经20年了。20年前,时任副首相安华被时任首相马哈迪医生革职和逐出巫统。当年,马哈迪对安华作出多样指控。分析员则称,安华是“最后一个叛变分子”。结果也真的应验了这个说法。20年后,竟然把巫统给推翻了。

共患难不共富贵

安华打着“烈火莫熄(改革)”的口号,表示“斗争持续斗争”,开始了公正的征途。安华在街上斗争了一个多月就被逮捕,然后面对法律审讯,在马哈迪下台之前,都在监狱度过。他在前首相阿都拉年代获释,后来在纳吉年代再入狱。

根据记录,安华在过去20年,大概有10年是在牢房里度过。公正党则由其夫人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领导。安华则说是实权领袖。



公正党成立后,阿兹敏即不离不弃。数个骨干人物陪伴公正党20年,慢慢成长。如今多名创党元老,比较出名的如蔡添强,站在阿兹敏那边。

曾有一次,公正党只剩下旺阿兹莎一名国会议员,最后,奇迹般壮大,成为最多国会议员的政党。所谓可以共患难,不能共富贵。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最后必定干戈相见的宿命终于降临,因为二号人物渐渐长大,而一号却不愿意退位。

亲者痛,仇者快

阿兹敏经过多年努力,成为党第二号人物。安华在第14届大选后,才获得特赦,然后,在2018年的党选中成为主席,实际掌握该党大权。

但是,在该次党选中,安华派系几乎全部落败。后来,凭借主席的权力,重新委任支持者成为核心领导,这引起阿兹敏派系强烈不满和抗议。

许多领袖认为,安华实际上对该党建设和赢取大选的功劳,没有比走在前线作战的领袖,特别是阿兹敏派系的贡献多。因此,形成对安华领导不服的普遍情绪。

内部的矛盾不断发酵,加入外部因素的影响,造成阿兹敏做出许多政治动作,加深安华与阿兹敏派系之间的决裂,等待“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降临。

安华表示已经不能够再容忍。他的言辞是否已朝向“决裂”的关口?经历20年的风风雨雨,情况急转直下,实在是亲者痛,仇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