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乖离了“烈火莫熄”/陈俊安

随着公正党大会落幕,安华与阿兹敏两派刚刚传和解,又重新交锋,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看来公正党的内斗,一时难以平息。

吊诡的是,阿兹敏阵营在攻击安华时,经常提醒安华:“勿忘烈火莫熄!”这叫人有一种政治的荒诞感,到底是谁忘了“烈火莫熄”呢?



烈火莫熄到底是什么意思?烈火莫熄的马来语与印尼语都是:“Reformasi”,源自英语的“Reformation”或荷兰语的“Reformasie”!意即:改革!

为什么要喊“改革”呢?安华1998年被革除副首相职,掀起“烈火莫熄”抗争运动,针对的就是马哈迪以及国阵长期执政下的贪腐、极权、朋党主义。

冲着马哈迪而来

说得更白一点,“烈火莫熄”就是冲着马哈迪而来的。安华在街头抗争时,揭发马哈迪领导下的各种贪污、滥权、朋党丑闻,因而激起了马来群众,强烈地要求改革的人民运动,即称为“烈火莫熄”运动。

烈火莫熄的精神,一,强调改革;二,反贪腐、极权与朋党主义;三,拥抱多元(当时公正党成立,吸纳马来人、华人、印族为党员)。



过了20年,且让我们检视一下,到底谁乖离了“烈火莫熄”的初衷?安华吗?他继续拥抱多元、继续强调扶贫需顾及各种族、继续反贪腐反极权,因此才有“限制首相只任两届”、“首相不能兼任部长”等的竞选宣言。

改革,更是安华一直强调的,包括经济、政治、司法、扶贫、打贪、言论自由等领域。

检验阿兹敏,又在贯彻“烈火莫熄”方面,做了什么呢?他支持马哈迪任首相至届满,也没有拥抱多元。对大学预科班固打制没有声音,还附和巫伊的“马来人议程”,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密会烈火莫熄的大敌巫统议员,企图组成“后门政府”。

他对马哈迪这个改革最大的障碍毕恭毕敬,从来不对改革司法、打贪、经济、言论自由、种族和谐等课题说半句。

谁才是乖离了“烈火莫熄”的改革精神,不是昭然若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