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自由与自救/许世平

虽然香港区议会选举落幕,泛民主的自由派大胜,然而堵路游行仍然持续,警方还要批准港民展开“九龙毋忘初心”、“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和“孩子不要催泪弹”的游行集会。

12月8日,香港泛民主派组织的“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国际人权日游行”,为表达诉求,此示威游行同样获得警方批准。



拥有这种自由程度的港人,还要争取他们梦幻式的绝对自由,的确是一种反讽;对一个闹了5个月烧砸乱港的社会,其实,港人要的不应该是自由,而是自救。

只有自救,才能超越逆境,盘活自由,拓展存在,积极生活。

虽然帕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真实的情况却是要告诉港人:他们要的不是天堂,而是底线,没有底线,何来自由。

自香港爆发反修例乱局迄今,已导致香港经济萎缩,国民经济总产值猛挫,更出现15年来首现的预算赤字,对今日乱港的困局,横亘在港人前路,是选择灰飞烟灭的自毁?还是天助自救者的救赎?

多数机会是自己给的



除了他们想要的绝对自由的选举外,其实,似乎没有人剥夺他们的自由,可是港人却毁掉对自由的不死梦想。

一国两制并没有摧毁港人的美好,而是因贪恋的美英殖民帝国而毁灭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原本锻炼人格的大学,培养思维能力的修道场,可惜呀却也被捣毁破败。

那些乱港的人没有看到持续的打砸狂乱,一定会让他们在未来困苦的挫折付出惨痛的代价,也会在送往迎来的未知路上迷惑一生。

港人的绝大多数机会都是自己给的,假如你想引导时代大势,倡导时代精神,港人就要以独立之志,做合群之事,以思想与良知去担当,去创造更好的时代。

理性心灵感受安宁豁朗

只有理性与心灵,才能感受安宁和豁朗,乐观宽容和烂漫纯朴,才是香港的思想之兵;只有摈弃暴力,以理性发言,才是做思想的加法。

没有神医,可以给香港药到病除的一帖灵药,改造社会和政治是绵密的系统工程,更需要超乎寻常的耐心。

当我们的社会面临心灵与头脑的冲突时,还须重新重构国家与民族,社会及群体与个体的边界,积累秩序的演变和拓展,还需要有心智的自由,只有这样的自救才能盘活我们内心的自由。

在《肖申克的救赎中》,被禁锢的安迪能够从监狱逃出,是因为时间拯救了他,一天挖不完的隧道,就用19年来挖,一天做不完的事,就用一生来做。

一个封闭的社会要走向开放,就要站在宏观历史的情境下读懂它,这样的乐观也不会盲目,即使失望也不会变得绝望。

上一代人没做完的事,现在由你来做,却还要以人道的、人本的,以及宽容的姿态,去建设一个自由平等的新世界,这才是我们应该摄取的时代养分和生活营养。

许世平

极目平野@许世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