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幽暗,细雨朦胧,好一会未见停歇。忘了带雨伞,结果被困,只好站在五脚基等待雨停。



本可一借雨伞,冲出重围,但既来之则安之,由得它去。

望着湿漉漉的世界,片片记忆随雨飘来。

小时上学碰到一场大雨,老师即兴与同学们讲“下雨天,留客天”的故事,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老师随即把词句写在黑板,几位同学跟着故事加标点符号,玩得不亦乐乎,那是一次难忘的学习经验。

雨夜拥被看禁书

懂事后,尝试父亲经常说的,“雨夜拥被看禁书”,其滋味岂是不看书的人能理解。可惜当下看书风气江河日下,一部智能电话,立即进入声色犬马的世界。还管他娘的雨夜否?



爱上摄影后,荷花成为镜头下猎物之一。除看禁书,雨夜听荷是何等的意境,多罗曼蒂克。

拍摄花蕾至莲藕,读白居易之《衰荷》:

白露凋花花不残,凉风吹叶叶初干。

无人解爱萧条境,更绕衰丛一匝看。

生命转一圈,二十八字概括,淘尽人生之惑和别离之痛。

雨天上课拥被看禁书雨夜听荷,雨,依然是雨。然,人生已过半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