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舞,快活
本土全职专业舞团

记得当年成立本土第一个全职现代专业舞团的时候,瞬间在周围冒出许多全职舞团出来。这样的现象的确很不寻常,因为在本土也未曾出现过全职性的专业舞团记录。因为担心审核本土艺术发展时有错误,所以我们立即又逐一勘察及询问自称全职舞团的一些负责人。



交流的结果,明白他们对全职专业的性质与定义有着不一样的理解。有的在舞蹈学院拥有全职的舞蹈教师,其工作核心是教学,但他们称呼自己是全职专业舞团,是以一个团队出发的意思。此外,那些专门接受舞蹈演出专案的舞者,也称呼自己是全职专业舞者,这个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错误。但当时“全职专业舞团”及“全职专业舞者”在业界吵杂声是四处串起,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正牌正品,那时真的很热闹。

没有所谓最终定义

事实上,如何定位是“全职专业舞团”以及“全职专业舞者”,在全世界都没有所谓的最终定义。

在表演艺术界一般上界定全职必须有个特征,那就是在艺术团里工作的人员必须是全职性及受薪制。如果在舞台上服务于表演的可以称为“全职舞者”,公司可以称为“全职舞团”;如果在舞蹈学院服务为教学的可以称为“全职教师”;如果是服务于承办艺术演出的公司可以称为“全职艺术经纪公司”。

舞蹈界里的各个领域都有其分工,也都有其各自的专属命名,只要是一份受薪的职业,基本上就是“全职”,而艺术专业的基础必须是全职,全职的工作环境及素养对“专业性”的表现是极其重要的。



我和舞蹈家叶忠文在1998年创立的共享空间舞蹈剧场,是从两个创办人建设的概念开始,以每五年转换革新的面貌期许在本土的全职舞团发展。

2003年,共享空间舞蹈剧场正式转换名字成为共享空间专业舞团,主要的原因是对本土民众建立“全职专业”的概念。当时计划在未来的一天,如果大众普及教育都大大提升,舞团会再转换名字,恢复共享空间舞蹈剧场。因为“专业”这个词是要表现在自身的优质面上,包括编舞、舞者、舞团品牌。

舞人相轻造成对立

当时的舞蹈界,对全职及专业这个名称吵的热闹。舞人相轻的形势下,造成许多对立面。有者还跨族同业的舞蹈工作者相伐,有的资深舞人还联合媒体杯葛某些舞团,当时瞬间弥漫着烟硝的气氛。

因为当时有蛮多自称全职专业舞团的怪现象出现,从电台的专访,演出时的司仪介绍等平台网都可以看见。我及叶忠文老师与顾问团商议这种现象,后来舞团国际顾问前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欧建平教授提出一个“红海水处生蓝海的概念”,建议可以把共享空间舞蹈剧场暂时换成共享空间专业舞团的名义发展,让大众可以从中视别,也同时可以教育观众所谓“全职专业”的概念。

舞团的新命名,自然也被征伐。但共享舞团没有花太多时间和他们磨蹭比较,展开了自己十年如一日舞蹈艺术的开垦,开始撰写舞团在本土的艺术探索及心得。在发展期间,舞团也对所有在公司上班的员工提供EPF及Socso, 这是对舞者及行政人员是很重要的事情。时光冉冉,辗转已经迈入21年的发展时光。

在本土,在艺术土壤根基不稳健的当下,我喜欢共享空间专业舞团慢慢成长,欲速则不达,这是真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