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双箭齐发/谢诗坚

美国众参议院先后于10月和11月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后,众议院又于12月3日以407票对1票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原本在今年9月,美国的参议院已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但今次是众议院对此法案根据参议院通过的修改版本进行确认,也就意味着参众两院一致地把香港和新疆的课题扯在一起。费解的是,这两项法案的反对者只是共和党的众议员马西,其理由是不同意干预别国的内政。



尽管美国国内只有少数政界人士不认同美国越俎代庖,干涉别国事务,但一向以来掌控大多数议员的政党领袖,基本上是操控所属的党派议员。因此,香港法案也好,维吾尔法案也好,都是美国本质的表达;尤其是针对打压共产国家,美国是不遗余力的。过去的行为是处处挖掘苏联的墙角,今日的行为则是以打击乃至打垮中国为目的。

例如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过后,就有美国议员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因尚未达致紧急阶段,也就被美国压下静观其变;到了2016年,香港的反中派人士黄之锋访问美国国会,又激发众议院提出相同的法案,只是被认为时机未成熟而作罢!

贸易战火上加油

未想在2019年中,竟因爆发一场“反送中”修例的大抗争,不仅持续5个月之久,而且已从和平演变成暴乱。这也给予美国一个机会在中美贸易战“火上加油”,借用香港法案来转移中国的视线,进而让中美贸易战无法达成实质性的成果。



紧接着2019年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也出炉了,主要是向中国左右开弓,一边是在南部的香港干扰治安,另一边则在西南的新疆燃起了种族火光,指责中国在改造营中将百万维吾尔人限制起来,且进行“思想教育”(洗脑)。

虽然中国对此十分愤慨,但美国议员乐见中国高层被分散精力,应接不暇。

即使香港和新疆是两个不同的课题,但已被美国冠上“人权”形成一个课题,因而大加讨伐中国不尊重人权和自由就不在话下了。

在这方面,美国巧妙地指责香港的“动乱”是因为中国意图将住在香港的“嫌犯”引渡回中国受审以致牵动港人的抗拒心,若是此例一开,从此香港人权没有保障,随时都会被押回中国受审。

正因为反修例打中港人的下怀,结果一概反对到底,而且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同样的,西方舆论也认为维吾尔族是受到压制的少数民族,中国更限制百万人在“改造所”内进行“再教育”,被认为是侵犯了基本人权和自由。

美国“四面包抄”中国

无可否认的,香港人是寻求与大陆切割,而且不允许中国干预香港的施政,包括对特首的选举,这就是他们所坚持的一国两制。这种过度的要求已形同“港独”和否定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后果如何呢?不言而喻。

如果反送中的人不深入思考单行线所带来的危机,他们便得牺牲生活和工作来换取所谓的民主和人权的追求,这也等于漠视了人的生命和生存的权利。当人没有工作和不能温饱时,人的尊严也已变相被践踏了。连生存都有问题,又何来自由和民主呢?

至于维吾尔人是因历史因素,造成这个民族的复杂性。在现代历史上,突厥民族生活在中亚地区(现在的新疆和中亚五国),被称为“突厥斯坦”;中国史书称为“西域”。基本上,突厥民族居住在土耳其、西域(新疆)、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亚塞拜疆、塔塔尔等地,他们被认为源同一家;不过在18世纪后,因帝国的崛起,突厥人被瓜分成几个国家,如俄罗斯版图内的被称为西突厥斯坦;而归属中国的部分则称为东突厥斯坦。“新疆”这个名词是1884年后满清政府将东突厥斯坦重新定名,意思是指“新的疆域”。

另一方面,奥斯曼帝国于1923年解体后,崛起的民族英雄凯末尔建立起名为“土耳其”的共和国,意思是突厥国家。就这样,东突厥人成了新疆的主要民族,而西突厥人也被称为突厥人,成了土耳其的主要民族。

因为政局的变化(如苏联在1990年解体,加盟共和国成为独立国家),国家的不同及地域的差别而出现矛盾和冲突;新疆在过去发生过的恐怖命案也一度造成人心慌慌,直到近年来局势才算比较安定下来。

我们可以想象,除了香港、新疆之外,还有西藏及台湾也将会成为美国的政治筹码。这样的“四面包抄”,注定中美之间必将进入“持久战”的关键期。

这么看来,我们距离世界和平又远了一大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