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尾万山几番新

社尾万山旧址经过几年的规划与整修,原地部分建造工程与设施已经竣工,以全新公园与公共空间面貌示众,并开放给民众使用。社交媒体上陆陆续续看见许多美丽的照片,展现公园内吸引眼光的设施与装置,正如目前最夯的说法:拍照打卡地点。



社尾万山旧址公园是拍照打卡地点?对于我们这一辈的槟城人来说,那当然不仅是如此。它的前生背影,也是一张张照片,不是黑白,而是七彩缤纷,存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其实在步入社会工作之前,我不曾来到社尾万山一带。距离那里最近的巴士总站(其实是巴士在马路旁边停泊),是中学时期我与朋友逛街看电影后,等待巴士回家的地方。巴士总站距离社尾万山不到300公尺。马路栏杆后是大沟渠(港仔墘运河),乌黑流水缓缓流动,仿佛是一位少年苦闷、忧郁的心情写照。少年的我常常倚着栏杆无聊地等巴士,偶尔望着不远处的社尾万山。

步入社会工作后,社尾万山的经济饭摊似乎是我去那儿的唯一目的,不过不是常客,屈指一算,廿年来可能数十次而已。这里的经济饭摊有一个特色,据说他们分别在24小时的不同时段各自营业,换句话说,几时肚饿来这里都有饭吃。24小时营业的原因是巴刹各种货源的接收与批发工作都在深夜至凌晨进行,有人工作就有人要吃饭,供应与需求的基本例子。

各有自己排行榜

说到这里的经济饭摊,常客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排行榜,这种美味之事不宜讨论,因为主观与口味先行,几乎不可能达成共识,年轻人只能在旁聆听他们提到那摊经济饭的那种菜肴如何美味,自己悄悄记下。我还记得几种菜肴如魔鬼鱼咖喱、腐乳炒肉、豆卜咖喱等是友人用餐必点的。



时代不同了。如果现在社尾万山还在,经济饭摊的生意会红火吗?坦白说,未必。

那个年代这里的用餐环境不佳也不舒适(包括桌椅),通常食客都汗流浃背,加上大沟渠在旁,有时味道会特别强烈(现今年轻人无法接受),还有这里市井与庶民气氛浓厚,一些人不易接受。万山关闭后,挂着“社尾经济饭”招牌的饭店在邻近地区继续营业,目前那些饭店的用餐环境比起从前舒适得多了,而食客也来自各阶层人士。

时代变迁,市区的商业活动与人口结构出现变化,具有百年历史的社尾万山也遵循时代步伐,与时俱进,重新定位。目前社尾万山旧址,改变成为休闲与考古公园,目前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长达约200公尺的港仔墘运河改建成为长型鱼池,饲养鲤鱼供人观赏。

考古公园的重点是将进行考古教育计划(具有特色也难得),介绍在港仔墘运河底挖掘到东南亚首次出土的河水闸,附近地方也发现19世纪警察营房的遗址。这些设施工程已经开始进行,未来将对外开放。

社尾万山几番新。我们年代的社尾万山图像犹如一页书,时间到了,就得翻过去。

今天社尾万山的崭新面貌将成为这一代人的成长记忆,也是全新一页书。至于这页书几时会翻过去,就留给时间或者时代巨轮来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