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与外劳/叶行

国家统计局在2019年发表的“外籍员工汇款的增长趋势:问题和建议”报告里,显示在过去5年来,外劳汇款回国的数据逐年增长,单在2017年就汇走了233亿令吉;而2018年更惊人,飙升了25%,汇走292亿令吉。换句话说,短短两年时间而已,外劳已从我国汇走了总数超越500多亿令吉!

在汇款回国的外劳当中,以印尼人最多,占了37%,等于109亿令吉;孟加拉人次之,汇走62亿令吉,接着是尼泊尔人59亿令吉,印度人18亿令吉,其他种族外劳合共44亿令吉。



一般上,这些前来我国赚取马币的外劳,会把收入的70%-80%汇回国去,所以,当我国各行各业越是依赖外劳,从我国流失的外汇也就越多,这是种恶性循环,而结果是直接影响到我国经济。换句话说,当各行各业舍弃本地员工,改而大量聘请外劳时,也许可能就是在为自己的未来挖坑。

希盟政府上台以来,就大力扫荡非法外劳,然而,有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被遣返回国的外劳,往往一个转身,又千方百计寻思重回我国。虽然我国目前经济不是很景气,但对外劳的需求,依然如饥似渴,经常都出现供不应求情况。

其实,有些外劳从事的领域,本地工人也可以胜任,但据说是本地工人要求薪资过高,让雇主负担不起,所以才改聘外劳。根据人力资源部调查的数据,我国人民的确对于某些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工作领域兴味索然,提不起劲儿。

联婚申请商业执照



除了私人界以外,其实,外劳早已悄悄入侵了我国公共领域,最常见的是在机场及医院等地方,这些外劳通常都是受聘于有关单位的承包商,从事清洁与维修等劳力工作。传言有些神通广大的外劳,竟然可以从承包商手中,再承包一部分业务出来。

因此,政府有必要检讨部门承包商条例,强制立法规定,有意投标政府工程者,必须拥有多少比例的本地工人,以身作则,为私人界立下榜样。

除此以外,有些外劳也通过与我国公民联婚的方式,用另一半的名义申请到商业执照,然后光明正大地当起老板;有者还捞得风生水起,住洋房开大车,在异域里光宗耀祖,小日子过得比本地人还要滋润。

这问题就比较复杂,其中牵涉到宗教与法律漏洞,只是希望有关当局可以更严格把关,避免外汇大量流失。

人力资源部虽然否认,引人外劳与外国专才会使我国大多数人陷入工作困境,但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引进过多的外劳与外国专才会造成国家更多外汇流失,而且或多或少都会对我国治安造成某种程度的威胁,毕竟这些外劳大都来自比较落后国家,法治意识并不是很强。

当然,我们不能以歧视心态去看待这些外劳,毕竟众生都应是平等,但至少,防人之心不可无,有时候保留一点戒备心,是不会错到那里去的。

减少外劳更重要的环节,还得看国人怎么想,虽然目前很多企业都开始走向机械化,无形中减少了对外劳的依赖,但还是有些劳动领域,诸如种植、建筑等行业,仍然需要大量劳力去完成。

所以,如果国人只是一味追求高薪资低工作量、轻松又容易的工作,即使学历能力不足,也拒绝接受劳动力工作,那么,政府引进外劳是迫不得已,外汇流失也就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