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任香港司法
逾200示威者逃往台湾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香港自反送中以来,因为不信任香港司法,已有多达200名年轻抗议者逃来台湾。(中央社档案照片)

(香港、台北8日讯)香港示威者与当局的街头衝突日趋暴力,一股不信任香港司法的氛围已变得日益浓厚,促使部分示威者离开香港。根据纽约时报报道,自反送中抗议开始以来,已有多达200名年轻抗议者逃往台湾。

纽约时报报道指,是根据律师、牧师和其他协助逃亡人士提供的数据。律师并表示,在发生香港警方封锁大学校园的事件后,近几周更有数十名抗议者抵台。



逃亡人士忧心他们在香港法院得不到公平对待。当局被控性侵和刑求示威者的传闻,也让他们害怕被拘留。还有伤者听闻当局进香港医院逮人后,转赴台湾就医治疗。

台北机场就出现这样一幅场景。身穿T恤、揹着背包、头发杂乱的3人坐在餐厅桌边,一副学生模样。几天前他们还在前线扔掷汽油弹,但在警方逮捕2名友人后,他们害怕沦为下一批被捕人士。

绝望的3人于是上网求助一个私人群组,这个群组以助人逃往台湾而闻名。几个小时内,他们就登上前往台北的班机。其中一名女子说:“我们在躲避法律,我们没太多时间釐清发生什么事。”3人离开机场后跃上一辆黑色厢型车,奔向充满不确定的未来。

支持者秘密建立逃亡路径

纽时报道指出,这条贯通港台的管道是由一群支持者网络秘密建立,他们默默经营安全藏身处并策画脱逃途径。有富裕人士与援助团体捐助机票费用、有志工协助运送示威者往来机场、有渔民以每人1万美元(约4.16万令吉)的价格贩售渡海机会、还有牧师为护照遭没收的被捕示威者者安排出逃管道。



54岁的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牧师黄春生是这个网络的要角。他开玩笑地说,自己渐渐习惯有意料之外的信众出现。

黄牧师担任联络人角色,一方面与香港方面协调,一方面安排教会房舍提供栖身之地,并替抗议者在台湾联系律师、医师、援助团体和学校。

他说,最近他得知一名抗议者表示被香港警方强暴,需要搭船偷渡到台湾堕胎。在香港理工大学发生警民对峙数天后,也有至少10名逃离校园的学生搭机抵台,由黄牧师替他们联系律师,帮助他们透过台湾的大学取得临时学生签证。还有母亲致电牧师,希望替曾扔掷汽油弹的14岁儿子找新监护人。

黄牧师说他在台湾当牧师22年,曾协助多名异议人士逃离中国政府压迫,但他从没见过这种规模的行动,这令人想起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后的“黄雀行动”。当时一个秘密网络曾协助数百名异议人士逃出中国,前往仍受英国统治的香港。

除了黄牧师,另有一群志工帮忙提供寻求逃亡的示威者者财务援助。一名48岁匿名社工就说自己已付钱让11名示威者抵台,没有小孩的她觉得有义务帮助年轻人。她说:“如果我被捕了,至少我能很骄傲曾试图帮助这些年轻人对抗极权。”

纽时报道说,这名女社工在港人7月冲撞香港立法会大楼之后,就开始为出逃抗议者募资。为避免卧底员警假装成支持者,她多半是透过现金和面交方式接受捐款。曾有陌生人跟她在咖啡厅见面后,把相当于数千美元的款项藏在咖啡杯盖子下递给她。

“香港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开心,才不是(像北京当局所称)一小群激进年轻人遭受美国控制和操弄。各行各业都给予支持。”

冲撞立法会后逃往台湾

22岁示威者丹尼尔(Daniel)就曾参与冲撞立法会大楼,自7月起就前往台湾,目前持已延长观光签证。他形容自己在反送中抗议初期“相当激进”。

丹尼尔在冲撞立法会期间被监视录影画面拍到,隔天就有两名警察在人行道上拦下他,表示他们认得他。“当下我就知道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我真的必须离家。”

根据纽时报道,现在丹尼尔虽然躲过被捕,还是觉得不安全。他觉得自己的手机被骇客入侵、被人跟踪,他担心香港援助团体给他的每月津贴不会持续下去。压力之大让他寻求心理师协助,医师诊断他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丹尼尔表示最难过的是他抛下一切的那种痛。他说自己逃出香港之前,流泪站在自家楼梯底层,那一刻一直在他脑中重演。丹尼尔说:“我知道我可能永远不会回香港,再也看不到我家和妈妈了。”

新闻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