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贸易战大洗牌 跑输印度印尼
大马求胜靠3招

 

191209a01zz_noresize-1



中美贸易战开打至今近20个月,对全球经济与贸易体系带来巨大的冲击与影响,且亚洲哪个发展中国家可以接过“世界工厂”桂冠的讨论再度被引燃。

彭博经济的一项报告称,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复制中国经济转型的成功故事,但与中国有相似之处的亚洲经济体势必将会趁势崛起,而印度和印尼则是最被看好的两个国家。

与印尼相邻的我国,是否也能在这一场持久的贸易战中受惠,目前还是未知数,不过经济学家认为,大马招资政策不明,难以吸引外资目光。

但若想趁全球贸易格局大洗牌之际获利,却并非不可能!具体又该如何做?且看看专家怎么说……

191209biao1_noresize-1



 

打造“迷你中国”障碍多 

生产线转移少惠益大马

中国的成功之路难以复制,但不代表大马就不能在这一波贸易战中获利,前提是得要有明确的招资政策。

而且,若能简化繁琐的繁文缛节,并且加快审批速度,相信将是招资的一大亮点,同时也是吸引外资的第一步。

纵观我国整体经济发展与经商环境,经济学家认为,在有了第一步的动作后,接下来则应着手提升整体工业技术,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舒畅及贾斯丁希门尼斯最近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复制中国大陆经济转型的成功之路,但不乏与中国有着相似之处的亚洲经济体趁势发展,打造一个又一个的“迷你中国”!

不过,这些国家虽致力利用自身优势,但却因基础设施不足或政局不稳等结构性问题陷入停滞,这正是无法复制中国成功之路的关键。

但现在情况有别,中美贸易纠纷演变为持久战,中国的市场通道受到威胁,而亚洲其他经济体都想趁机分一杯羹。

优大(UTAR)商业与金融学院副教授黄锦荣博士告诉《南洋商报》,贸易战已让全球贸易格局发生变化,纵然如此,仍没有国家能复制中国的成功。

黄锦荣

中美若脱钩伤害更大

“全球供应链、价值链、行业链及贸易链都被打断,相比谁能在这波贸易格局大洗牌中获利,我更关注的是中美关系脱钩后,恐怕还会对全球贸易带来更大伤害,且全球经济格局也会变化。”

纵然有调查显示,中美贸易战确造成生产线转移至第三方国家,但还未有资金或是生产线转移至我国的显著例子。

大马坐落在东南亚策略地点,称得上是衔接亚洲国家的“桥梁”,且又有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的马六甲海峡,没有理由不在商家转移生产线的考量名单。

对此,黄锦荣并不觉得意外:“80年代中期,美国与日本爆发贸易战,大马是当时的受惠者之一,因那时能与我国竞争的国家并不多。”

“但在20、30年后的今天,若谈及研究与开发,外资一般都会选择新加坡,而低廉的劳动成本,优先考量的必然是印尼或越南。”

可借鉴“台商回台方案”

大马已不再是外资“心头好”,黄锦荣坦言,我国在招资面对的最大挑战,分别是经济结构,以及缺乏清晰的招资配套,无法在第一时间抓住外资的目光。

“在招资政策方面,台湾就做得很不错,这一点我国政府或能借鉴参考。”

贸易战去年敲响战鼓后,台湾同年底拟定应对之策,今年1月出台“欢迎台商回台投资行动方案”,鼓励台商回台投资,相关策略包括满足用地需求、充裕的产业人力、协助快速融资与稳定水电供应等。

191209biao2_noresize-1

 

政策不清协调不足

因政策不清晰,且中央政府和州政府协调不足,造成外资却步。

黄锦荣披露,中央政府批准的投资申请,一旦涉及土地买卖则是州政府的权限,而因两个单位沟通不足,纵然外资投资获批,但还需层层通关才能完成购地设厂。

“这也是我们与中国最大的差别。在中国,地方政府的权限很大,而且都有自己的关键绩效指标,所以在招资方面,都尽可能给予最大方便。

“这也是中国的成功模式难被复制的其中一个原因。”

随着全球贸易体系规模缩水,他认为,大马其实很难在长期的中美贸易战中受惠。

“而若我国在这一波贸易战中,过多将商品出口至美国,也会成为美国攻击的目标,这都是为了防止‘中国替代国’的出现。”

美国财政部5月底将大马、新加坡和越南纳入货币操纵国的观察名单,彭博社10月底报道,大马、新加坡与越南这3个东南亚国家很可能再次被列入观察名单。

贸易战造成生产线转移至第三国,但大马未明显受惠。

促设一站式服务中心

谈及招资政策,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指出,政府应加速处理外资的投资申请,废除不必要的繁文缛节才是正道。

“审批过程若太复杂耗时,外资将却步,而且不光是简化程序,最好能设立一站式服务中心,协助外资处理这些投资事宜,及跟进后续发展,比如设厂事宜是否顺利。”

贸工部已针对招资,与财政部联手成立特别工作队,与相关部门探讨更简化的申请程序,缩短等待批文时间,打造亲商投资环境。

除了投资申请程序繁琐,进出口通过程序也是重要指标。根据《2017-2019年经商报告》,新加坡是东南亚处理进出口通关程序最快的国家。

李兴裕

放长线钓大鱼

现在招资还来得及吗?

有心不怕迟,李兴裕认为,政府若有心简化招资程序,加上专注特定领域发展,还是能走出招资的康庄大道。

“现在开始还来得及,但不要把目光放在如何在贸易战中获益,而应转向专注自身长期发展方向。”

政府在第十二大马计划下,锁定五大核心工业领域,包括航空航宇业、机械和设备、电子及电器、医疗和生物技术及生物科技。

“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鉴定15个关键经济增长活动建议。

此外,首相敦马哈迪医生10月初推介“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并将之作为2021年至2030年期间的发展框架,还鉴定15个关键经济增长活动建议。

当中,重点发展的领域包括工业4.0、内容产业、清真与食品枢纽、绿色经济及再生能源等。

政府虽聚焦在这些重点发展领域,但李兴裕坦言,我国的相关发展技术还不如邻国新加坡。

“若想弥补不足,引进高技术型劳工就是迫切需解决的问题,这就需要多个政府部门比如移民局配合,并且制定更为灵活的政策,才能引进相关技术专才。”

另一方面,财政部长林冠英虽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政府将为中国投资设立特别渠道,以确保中国投资与美国并驾齐驱,但并未提供更多细节。

而中国为我国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黄锦荣认为,政府应尽早出台这方面的相关政策或细节。

若能吸引高端电子企业设厂,将能掀开连锁反应,提升相关领域的整体发展。

半导体业可成领头羊

经济学家认为,若想吸引资金,我国半导体领域或值得一探,毕竟有这方面的基础。

黄锦荣指出,政府必须先鉴定哪些领域或行业现阶段较难在中国求存,或可想办法把这些资金拉过来大马。

“比如说半导体,单是拉动一家稍具规模的业者,就足以带动其他供应商跟着过来,进而形成连锁效应,同时也能帮助我国逐步提升有关行业链的技术。”

他补充,与其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借着贸易战受惠,倒不如把眼光放远一点,厘定一个长远的发展方针和目标。

“我国的电子工业目前虽没有办法做到像是晶片设计等高端业务链,但却能吸引这些人过来,完善业务链。”

对此,李兴裕认为,纵然很多企业开始转移生产线,但我国也不能来者不拒。

“贸易战持续近20个月,情况已然大不同,我国自然也希望能从中得利,不过还是得设下最低标准认真筛选相关投资,过剩与低端工业都不应考虑。”

印尼的劳动力相对廉宜,是制造业外资如NIKE的心头好之一。

贸易战利好属短期

我国的确因贸易战受惠,不过仅是短期利好,长期还得有好的政策与诱人的奖掖。

李兴裕指出,我国的确有在这波中美贸易战中受惠,不过相当短暂。

“仅有特定领域如半导体因贸易战受惠,但在全球经济及需求皆走软的情况,加上这个领域也在调整,整体表现仍疲弱。”

不过,黄锦荣另有看法。他认为,先前已错失第一波电子产品征税的时机,除非政府可关注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有哪些,借机补上这个漏洞或还能有受惠的空间。

“先要确认受惠的行业,探讨给予这些行业更多帮助。我们虽没有廉价劳工的优势,但能针对性引进相关行业需要的外劳,而在需要较高技术的行业,或可从税务奖掖方面着手。”

去年9月1日,美国开始对总值1250亿美元(约5223亿令吉)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5%关税,这些商品包括鞋履、蓝牙耳机、智能手表和平面电视等。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商品出口至美国也需要3%的关税。

黄锦荣指出,中国出口美国的电子商品被征税25%,若是将生产线转移至大马,可节省22%的税务。

“但我们如何能确保,中资将生产线转移过来的成本,不会超过这22%的税务成本?”

而中国为应对美国调高关税的方案,已降低进口税,间接减少商家成本。

“我们在技术层面上,无法与中国的一条龙行业链相比,唯有提升整体工业技术,才是招资的根本。”

独家报道:林妤芯

独家报道:林妤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