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还有明天吗?/游枝

香港孙中山纪念馆

乱了那么长的时日,仍然未见得到可以平息的一线可能,香港,还有明天吗?这问句,成为对香港前途的一句共同问题。

对香港过去的多次动乱理解又认识的人,就比较不会以为香港人已经没有了前途。只有没有洞察到香港一个世纪以来怎么走过多次劫难的人,才会担心这段日子的抗议示威,香港人已经“玩死”了自己的未来。



当然,中国中央政府经历过绝大多数香港人坚持抵抗,包括一路以来都站在“爱党爱国爱领袖”一边的部分香港人,也会那么不听党与中央的指示,又受到外国诱惑蒙骗“教坏”,今后,政府一方面会提出安抚措施,另一方面,一定会有不同层面的政策“教育”香港人学习爱党爱国爱领袖,评论家李慧珊才会有香港的明天会更“暗”的预见。

欧美教坏香港人 

有人直指是外国,当然是指美欧西方国家“教坏”香港人,香港人才敢那么大胆反抗中央领导。不过,只要肯翻看过去百余年的历史,欧美的确一次再次的教坏过香港人。

除非不肯面对史实去看香港的过去,不然,谁都不能否认的,很大量的中国人,包括中国党政要员,都因为身处香港这个方便自由吸收世界主流思想又可以拒绝被支配操控的地方,都学坏到成为叛逆者甚至弄到天翻地覆、成为改朝换代的推手。

最近的例子,是主权回归中国之前,从香港“失踪”其实是变节投奔去了美国的许家屯。



许家屯是中国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实权是共产中国派到当时仍是英国治理的香港的中方权位最高党官人员,他却在1989年北京六四天安门惨剧发生后,正需要爱党爱领导的艰难时刻,变了节,逃去了美国。

如果说,不听从中央指示又跟西方自由国度有来往就是被教坏了的,他就是千千万万个在香港这地方被欧美教坏、更是被教坏的最高权位的一个。

大家都记得孙中山,谁也不能装成不知道孙中山就是将香港作为他成功推翻满清的基地。

中外史册都清楚的记载着孙中山的造反经过,他在香港搞倒北京清政府的革命活动,思想主张源于美欧、造反资金、革命武器及地下活动情报都有日本、美国、西欧国家支援,更受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以精神、经济及人力的支持。硬要说思想信从欧美、受欧美支持又敢向自己国家政权作出反抗的就是被教坏的,孙中山,是在香港被欧美教得最“坏”的一人了。

恐刺激邻国政变

现在,更值得留意的,是香港此番官民对抗,究竟会对邻近地区,带起何种程度的示范与刺激作用。

孙中山成功的推翻当时的满清政权、勇创新政治环境的革命行为,就成为了邻近地区的示范,直接鼓励了菲律宾、印尼的独立及东南亚区域的政治活动与民意兴起。

东盟国家当中,仍有民心激情与极度不满的多个国家,是今次香港民意政治异变最易受到刺激的地区。

有件往事,也值得注意的,是昔日的革命工作者孙中山,他从小小的香港发挥了大大的民意效力,激发起全中国的人有创造新前途的革命信心。

就看香港民意又会对邻近地区产生多大的“教坏”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