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驯服术/章龙炎

人民公正党在20前成立,最大的目标是要推倒第四任首相马哈迪医生,要以安华的“烈火莫熄”其而代之。

2018全国大选前,敦马领导国会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过后还以人民公正党的旗帜下出战;希盟推翻国阵,敦马成为第七任首相。



如今看来,敦马好像非常轻松的就“驯服”了公正党,来个内部的“逆向烈火莫熄”:提出要改革的政党,先被改革了。反马哈迪的政党,变成了以亲马哈迪为主的政党。

敦马再当首相之初,最感叹的是没想到会得到华人这么强力的支持。这个功劳要归民主行动党。与公正党面对同样的困境,行动党也轻易地被“驯服”。过去几十年抨击敦马不遗余力,但是为了达到执政的目标,把敦马粉饰为救国者;执政过后,继续维护敦马,功力当然不是民政党或马华能望其项背的。

当然,我们不要忘记敦马也想“驯服”巫统,开始牛刀小试,就有十余个巫统议员跳槽到土著团结党,不过到现在成绩比“收复”蓝眼与火箭还差得远。就事论事,讲到原则和斗志,巫统作为一个政党是比想象中的有原则,有更强的斗志。

这不就是所谓的“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吗?有人会反对说这是“择恶固执”。现实的政治世界里,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不过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就政党政治而言,维护斗争理念还是需要相当的道德勇气的。



这个所谓的道德勇气,指的不是社会道德(好像不偷不抢不骗等)勇气,而是对党及党员的道德责任。

不可否认,有不少人加入政党或支持某个政党,是因为要得到个人利益——不管是金钱的还是名分,但是有更多的是因为相信政党的斗争理念与承诺,更相信他们支持的政党执政会积极的落实这些斗争理念与承诺,并挺起腰板,伸直脖颈捍卫这些理念与兑现这些承诺,而不是为着权力或照顾本身的狭隘利益而退缩。

这不是理想,而是政党要“永续经营”的方法。这当然需要有个前提:政治斗争理念要有市场,也就政党要获得足够的党员及民众的支持。

成也敦马败也会是敦马

公正党与行动党“邀请”敦马带领它们,还替敦马涂脂抹粉,从“独裁者”、“贪污腐败的始作俑者”变成“救国者”。不得不说一句,这样的宣传非常的成功,可以进一步的探讨。

一年多的时间过了,马哈迪并没有化身为“救国者”,而是“一以贯之”的马哈迪。公正党和行动党推销的产品“货不对办”,让许多支持者有受骗的感觉。

我看来看去,只能说希盟成也敦马,败也会是敦马。第一个原因当然是:敦马是希盟的粘合剂;第二,敦马不会看到公正党与行动党壮大的,因此会分裂公正党让安华坐不上首相位子(阿兹敏也不定能坐上这个位子),也会把华人现今对他的日益增加的厌恶转移到行动党(看死火箭不敢退出执政联盟);第三,“宿敌入吾彀中矣”,最先牺牲的是党的斗争理念。底线崩溃或可得到短暂利益,长远而言却不是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