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无谋”之爱/南洋社论

尽管政治圈是是非非的喧嚣扰攘持续,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却还能卸下公务,驾车载送妻子敦茜蒂哈丝玛医生,到吉隆坡柏威年广场一家咖啡厅约会共餐。

马哈迪夫妇俩共享美好的恩爱时光,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



马哈迪于1947年在新加坡爱德华七世国王医学院与茜蒂哈丝玛邂逅,1956年结婚,在这段持续63年的金婚,哈丝玛一直都陪伴在侧。

两年前因“武吉斯海盗论”,敦马被褫夺勋衔,哈丝玛也是陪伴着他一起到王宫“退衔”,还相约一起去看电影!

对于婚姻,一般人多会选择理性地权衡比较,在理性上可能会过分强调自我,会有很强的边界意识,有时与爱人可能会有分歧及出现关系紧张,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和时间的磨合,就会发现你无法改变你的伴侣,她也没法改变你,就会学会接受彼此。

然而,熟年的马哈迪却让人看到,持久的婚姻关系不可能从服膺指标体制而来,也不可能按照系列量化的硬指标去经营,因此,马哈迪对婚姻的坚贞可以说明他还是尊崇契约体制。



我们看到马哈迪对婚姻的承诺,也看到他们互相依靠的相处观念,以及在发生危机时彼此相濡以沫的深情关系。

只有岁月的狡诈无声无息,像水滴石穿地让这个倔强的昔日型男显露慈祥的模样,让我们窥探敦马不再是强势武断、正襟危坐、严肃苛求的父权形象。

当政治强人回归平凡时,不必再有近乎狡诈的精明,不需再有隐藏着玩弄计谋的精细,也不再那般高深莫测时,他就会变得可爱了。

狡诈的逻辑荒诞且荒谬。例如有人买了一盒名贵雪茄,决定投保,保单条例约定,任何意外,特别是火灾导致损毁,保险公司须赔偿;一个月后,那人抽完雪茄,并向保险公司索赔,理由是“系列小型火灾”,法庭判决,保险公司须履行保单义务,作出赔偿;然而,保险公司赔后却报警,指控那人蓄意纵火,结果被捕、被控,还被罚款及坐牢。

这样的诈谋提醒我们,计谋玩弄过度就会令人生畏,让人厌恶,而使诈却是自我窒息的过程。

凡事应以无谋为上,从本质而言,无谋就是回归平凡,那样无谋的马哈迪才够真实,也让我们从他持久婚姻的溢价中,看到他创造更好的关系,也增加他的可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