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南洋社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宗教信仰受到侵犯,哪怕是一点丁儿的嘲笑。

近年来,不尊重他人宗教信仰的事件频频发生,最新例子就出现国会下议院庄严的议会厅。



4日,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达祖丁“消费”民主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笑问后者额头的圣灰是不是陈平的骨灰。结果,达祖丁和坚持要求他撤回言论的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一起被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逐出会议厅两天;接踵而来的问题是,议长的这项决定公正吗?

掌管国家团结与社会和谐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华达慕迪试图打圆场,认为既然达祖丁已撤回有关言论,事情就该告一段落;可另一边厢,行动党槟州峇眼达南州议员沙迪斯却因此报案,要求警方援引煽动法令对付被指侮辱兴都教徒的达祖丁。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态度。值得思考的是,被羞辱者在对方道歉或撤回言论后,是否就该心胸宽阔地息事宁人?又或者由于事态严重,不严加追究将形成姑息养奸?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马是个种族和宗教多元化的国度,宗教敏感更是容易牵动国人的神经线。而当贩夫走卒就算在网上无心犯错,也会遭到千夫所指,甚至受到当局对付的时候,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为何就可以拿议会厅当挡箭牌,有恃无恐地知法犯法,随意挑拨他人的宗教敏感神经?



根据报道,邱培栋被驱逐出会议厅时,是气得“涨红了脸”,而闹事的达祖丁竟然哈哈大笑,声称被驱逐正好可让他出席巫统大会,还语气嚣张地询问议长,要不要将禁足令延长至4天。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知错能改,则善莫大焉;然而,达祖丁看来全无悔改之意,其轻狂的态度,最终受到伤害的或许不光是他本人,还会累及巫统甚至是整个国阵。

至于警方会否采取行动,目前还不得而知,但还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一句话,警方有一定的标准作业程序,沙迪斯无需越俎代庖,“教”警方援引希盟所反对的煽动法令来对付达祖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