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坊】每条路都住了鬼

每条路都住了鬼

每日  拉惹阿都拉沿着巴生长河



从历史源头  散步到港口

左右是当年的拉惹和苏丹

也许曾经亮剑 血腥中

暗藏锡米的气味

那些腐臭的风已然吹过



腐败的垃圾仍然匿藏在

生命之河底

路  都曾经活过

港口张臂迎来年轻的甲必丹

目光到处  开山辟地  

每一踏步 一座楼房便拔地而起

酒肆里赌徒的吆喝在鸦片烟中化开

成某种情欲的汗味

甲必丹一路走到烂泥河口

慕然倒下躺成最短的一截盲肠(注)

后来的甲必丹夜观盛景  

仿佛每辆忙碌的车子

都能叫出他的名字

却没谁说得出他的故事

拉惹路过轻挥短剑

轻易勾销流过的血汗

连新就记也成了鬼魂

鬼走在每一条路

陆秋杰拍拍甲必丹的肩膀

历史恐怕只记得沿街露宿的穷汉

还有兜售身躯的女人

像陆佑寻不回逝去的胶园

陈秀连找不到当年的矿场

汉都亚和汉惹拔恩仇已了

李孝式陈修信均已在比南利的歌舞中沉默

梁宇皋还在繁华边缘

冷冷讥笑无路可退的林连玉

注:引自游川诗《改写叶亚来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