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遥无期的高收入先进国/潘荣德

首相马哈迪医生刚从韩国返国后,一度感叹的说,像韩国之前落后于大马,如今已成为先进国,在能力方面,甚至比一些国家还要进步。韩国不只掌握各种发展国家的知识,甚至人均收入已达3万6000美元,大马只1万美元而已,可谓望尘莫及!

今年3月份,马哈迪接受财经周刊《大马焦点》采访时,感慨万千的指土著理财的效率不高,主要是土著倾向于花费在不必要的物件,因此上市公司现有的30%股权配额有必要给予土著的原因。



无疑,他老人家这些牵强说法让人摸不着头脑,也搞得人心惶惶!

换言之,他似乎只会说马来人不懂或是不勤劳的所谓个人观点,其实此观点并不应是,也不足是继续实施30%土著保留股权配额的最佳理由。

原本拟定的2020年高收入及先进国宏愿,已近在眉睫,我们原本要在一个月后爬升成为高收入国,依然实况是春秋大梦一场!

我国全民是如何看待此事?这又给年轻一代如何的启发?



新经济政策须检讨

顾名思义,新经济政策是我国政府制定和推行的中长期经济发展战略。实际上,这项政策更趋向“土著优先政策”,主要是有利于马来人的财富重新分配,以消除各民族经济实力上的差别。

我国新经济政策从1970年开始实施,大马的人均国民收入从1970年的390美元增加至1989年的2130美元,若以每千人拥有电视机与电话来举例,分别由1970年的22台及1部增到1989年的100台及9.7部。当时的新经济政策主要缩小了马来族与非马来族之间的贫富悬殊,以让贫困率迅速下降。

据数据显示,全国马来族的贫穷率由1970年的56.4%下降到1990年的23.8%。其中西马地区马来族的贫穷率从1970年的65%降至1990年的20.8%。直到前首纳吉相在2019年3月30日宣布新经济政策的升级版,务必将大马升级为高收入国家。然而,纳吉任职期间更废除了27个领域的上市公司30%土著保留股权政策。

令人遗憾的是,我国其他领域当中,仍然保留着土著股权政策,更甭说申请特定的商业执照。这也是每当外国投资者问起我这敏感问题,我只能尴尬的去应对,毕竟市场并不开放,那要如何吸引外资的目光?

不是华人就富有

我曾经出席中国举办的一带一路研讨会议,当时更是与一些中国大学教授们在评论着东盟与大马的宏观国家经济政策。他们一般的惯性说法是马来人控制着大马政治,华人则控制着国家经济,显然他们对大马的研究是不够深入。

当然,我更在现场推翻这些教授们的看法。实则,以我看来,马来人的政治权力并没有惠及所有马来人。然而,也并不是所有华人都是富有的。

我国的新经济政策下的社会重建只是单方面的,只属杯水车薪!实则,政府帮助马来人迅速地提高了社会经济地位,但是却没能保障及促进非马来人的利益。相反的,此政策在后期衍生许多问题,包括滥权及某些人利用新经济政策以自肥。

进而言之,大马老早有必要重新检讨新经济政策及模式,而不是到今时今日还在谈如何经济转型及晋升为高收入国。

大马得天独厚、地理位置更优越,只要懂得善用及把握资源,必能早日挤入先进国行列!

潘荣德

潘荣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