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景象万千的千塔之城

《世遗捷克》/上篇 (稿酬捐《南洋基金》)

从前一位公主预言了布拉格未来城市的注定;她预见在伏尔达瓦河流经的洪荒之地,第一座高堡会出现在陡峭悬崖处,并将发展成为强大而富有的城市。9世纪时拥有防御保卫功能的布拉格城堡出现了,人们开始汇聚森林覆盖的土地,渐渐发展成城市规模的布拉格后来变成波西米亚首都。



城堡里的圣维特主教座堂,宏伟的艺术建造睥睨四面八方,仰望是不可企及的哥特式尖顶。

随着14世纪波西米亚国王查理四世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布拉格成为神圣罗马帝国首都,作为欧洲南北重要贸易和总教区中心,布拉格繁荣盛极一时。

查理四世对布拉格满怀憧憬,欲使她的光环在欧洲城市里永不褪色,他带领下的捷克政商往来国强民富,布拉克处处留下他独具眼光的创造痕迹,其中欧洲最古老的查理大学便是他的手笔之一,他与后来者实践了预言的臆想 。

脚步从世界最大的古城池布拉格城堡迈开,迈进了捷克的历史和艺术。

如今我站在布拉格城堡了望捷克首都,阳光明媚的城市轮廓分明。伏尔塔瓦河是城市的灵魂,粼粼波光上横跨着一座座桥梁,千百年来凝聚两岸城市的交往。红色的千瓦万屋漫延远方,远近高低错落尖塔圆顶教堂,从屋顶设计可以领略各时期建筑艺术的千姿百态。也难怪无数诗人文人画家音乐家艺术家为她驻足,倾倒,叹息。

景象万千的城市触动了灵感泉源,灵感升华为城市无言的魅力。有“千塔之城”金色城市美称的布拉格,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不是某一座建筑或教堂或遗址,而是整座城市。置身世界首座文化遗产城市,我在高处见证了从前公主的预言。

站在布拉格城堡了望捷克首都,阳光明媚的城市轮廓分明,红色的千瓦万屋漫延远方,远近高低错落尖塔圆顶教堂。

政治与权力中心



脚步从世界最大的古城池布拉格城堡迈开,迈进了捷克的历史和艺术,迈进了不是闲人的思维和梦想,也迈进了城堡一千多年不等闲的岁月磨难。

从9世纪开始,在那个神权与王权合一的时代,教堂就是政治与权力的中心,这里风起云涌了多少人物,就铸造了多少今天所见多样化的艺术变化的内涵,体现在最简朴和最繁复的建筑风格上,也呈现在殿堂里的金银装饰与珍藏在画廊里的各时期名家画卷。

各代风云人物各有所喜,总能在建筑艺术上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宫殿教堂或花园,在各种风格里留下自己的印迹。

城堡里800多年的旧皇宫,收藏着当年的皇冠,曾发生布拉格历史上著名的第二次抛窗事件。

圣维特主教座堂600年的艺术

布拉格最为显赫的建筑数城堡里的圣维特主教座堂,灰黑色的总区主教堂,工程始于14世纪查理四世时代,历经600年才竣工。

宏伟的艺术建造睥睨四面八方,仰望是不可企及的哥特式尖顶。外部繁复的雕刻衬托内里的圣严氛围,轻轻一扇门就隔开了尘世的喧嚣。阳光从高悬的各种彩色玻璃窗洒入殿堂,把高高穹顶烘托如穹苍,中殿上方有块花色玻璃设计的圆形大花窗,阳光从花窗投射进来迷离有如神光。

这里曾是皇帝的加冕教堂,有纯银装饰华美的圣徒之墓,后庭更是哈布斯堡家族皇陵。礼拜堂更是金碧辉煌,奢华的金色主调以宝石为装饰。

圣维特大教堂繁复的雕刻。

黄金巷22号访客不绝

城堡里800多年的旧皇宫,曾经是波西米亚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家,至今还收藏着当年的皇冠。自他离去后,就一直保留为王室居所,现在仍然是捷克历届总统和国家机关所在。

这里曾发生布拉格历史上著名的第二次抛窗事件,那是1618年皇帝费迪南二世当家的时候,这事件引发了捷克后来的30年战争。第一次因宗教信仰而发生的抛窗事件发生在1419年,引发了胡斯战争,时间上相隔了200年,不变的是执着信仰的迷悟。

饱经风霜的桥塔尽是沧桑,走过历代加冕皇帝的马车队,二战期间也走过隆隆的坦克车。

圣十字礼拜堂

城堡里的名胜还有历史悠久的圣乔治教堂,里面安葬着圣徒。设计简洁的圣十字礼拜堂是专属皇帝的御用。黄金巷附属在城堡一隅,原来是昔日为国王炼金的金匠们居所,现在改为手工艺品店铺,有些俨然像个小博物馆,展示城堡辉煌时的用物。

黄金巷的房舍小巧精致门户低矮,而且五颜六色似童话世界。知名作家卡夫卡曾经在该巷的第22号房屋创作3年,名胜名人名作,黄金巷22号的访客从来不绝。

历史悠久的圣乔治教堂,里面安葬着圣徒。

查理大桥见证布拉格的辉煌

布拉格画卷中有一座十分显著的大桥,那便是已经650岁的查理大桥了。两岸桥塔黝黑,饱经风霜的面容尽是沧桑。她见证了布拉格的辉煌,也目睹布拉格灾难和战争的浩劫,走过历代加冕皇帝的马车队,二战期间也走过隆隆的坦克车。

从小城此岸到老城彼岸,伏尔塔瓦河两岸河畔风光伴我漫步,看大小船只忙绿穿梭,看天鹅在微波中游荡,还有展露波西米亚风情的路边艺术表演,桥上30尊精美的圣徒雕像,静静守候着伏尔达瓦河的波光,不管是流金岁月或战争岁月。

旧城区闹市中孤傲的火药库。
这里曾是皇帝的加冕教堂,有纯银装饰华美的圣徒之墓。
绿色圆顶的巴洛克式圣尼古拉教堂。

旧城区最热闹

从查理大桥过来就是最热闹的旧城区了,旧城区有旧城广场,旧市政厅,天文钟,还有绿色圆顶的巴洛克式圣尼古拉教堂,仅次于圣维特大教堂的第二大宗教场所。

广场上竖立着当年被罗马教廷处以火刑的宗教改革先驱胡斯纪念碑,周围还有哥特式的泰恩圣母教堂,灰黑色的尖顶双塔使教堂显得神秘,也称魔鬼教堂的双塔有着布拉格最美高塔的荣誉,双塔之间的三角形屋顶上圣母玛利亚像在阳光下金光熠熠。

查理大桥的回望。
伏尔塔瓦河是城市的灵魂,粼粼波光上横跨着查理大桥。

天文钟登峰造极之作

天文钟在旧市政厅的钟塔上,根据当年地心说原理而设计的钟盘分上下两座,上面的钟绕行一周为一年,下面的钟绕行一圈为一天。

登峰造极的技术创作,结构精密设计完美,使到600年后每天上午和晚上的9点正点时刻,来自世界各地的我们依然可以听到从前钟声的清脆。

钟声响起那一刻,就会有12尊耶稣门徒依序出来左右转动再进去,他们已经这样准时无误的旋转了6个世纪,而钟的创造者当时竟被刺瞎了眼睛,仅为了保证这划时代创作的唯一性。

天文钟在旧市政厅的钟塔上,上面的钟绕行一周为一年,下面的钟绕行一圈为一天。
夜幕在钟声余响中慢慢低垂,初上的华灯渐渐浪漫了城市广场。

 故事古迹继续流传

夜幕在钟声余响中慢慢低垂,初上的华灯渐渐浪漫了城市广场。没有人再问起瞎了眼的工匠和他失传的工艺后来怎样了,夜的流连里胡斯纪念碑暗淡了,人来人往的脚步在曾经处死22位新教徒的地上记号匆匆而过,白日灰黑的泰恩教堂苍白像魔鬼的脸庞。所有的人都会成为过去,事迹却在光阴里继续。

那些有故事的古迹,意大利式格局的华伦斯坦花园,小城区的约翰连侬墙,新城区跳舞的房子,旧城区闹市中那一座孤傲的火药库,他们的故事历久弥新,总让人不倦的追寻。

知名作家卡夫卡曾经在黄金巷的第22号房屋创作3年。
新城区跳舞的房子。

下期预告:

布拉格以东70公里外有个小城名库特纳霍拉,这里有座以人骨为艺术品的教堂!

图/文·郑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