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乱局】政治风暴蔓延到职场
港银行业谈示威色变

(香港5日讯)一位经济学家说,自己被中资银行解雇部分是因为他对香港抗议活动的影响发表了与官方不同的看法。一位券商经纪人说,自己寻找新工作是因为不同意老板的政治主张。一位投资银行家说,自己避免和多数同事谈论动乱局势是因为担心可能损害职业生涯。

如火如荼的民主抗议活动令民意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派,在各家金融公司中,过去对日常工作并无影响的个人政治观点如今有了新的重要意义。对于该行业中的某些人来说,这使本来已经很困难的商业环境变得更加难以驾驭,并加剧了人们对香港是否能继续保留世界主要金融中心之一地位的担忧。



对这种变化反应最强烈的是中资国有金融公司。几名支持民主抗议活动的人士表示,他们担心如果被发现参与集会或以其他方式支持民主运动,将会遭到上级的打击报复。

交通银行(香港)前首席经济学家罗家聪周二公开表示出担忧,他怀疑自己被辞退的部分原因是他的研究报告中对香港问题的看法与中国政府措辞相悖。

在香港经营业务的国际银行与当地政治之间的联系相对不太紧密,但它们也无法独善其身。

在法国巴黎银行,一名法务部管理人士于9月份离开该银行,称将集中精力投身民主运动。之前该员工在个人社交媒体帐户上发布的帖子导致巴黎银行出面公开道歉。

在花旗集团香港办事处,一些亲北京的员工和亲民主派同事的交往比以前有所减少,据一位知情员工透露,在一个有关花旗投行部门职员因为与警察打斗而被逮捕的视频被广为传播后,员工之间的裂痕变得更为明显。不过该知情员工强调,多数情况下这样的意见分歧还没有干扰到日常工作。



此前摩根大通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员工被拍摄到因为午休时间对一群示威者大喊“我们都是中国人”而遭到殴打,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摩根大通几位职员曾经向上司口头抱怨该被打员工的行为。两位知情人士称,自从抗议运动开始后,摩根大通的大陆员工和香港本地员工之间的沟通变得比以前要少。

金融业占香港GDP的20%,但现在正面临香港经济萎缩和并购交易活动减少的艰难局面,而工作环境的气氛紧张会让本就对大环境头疼的金融业高管遭遇更多挑战。金融服务咨询公司Quinlan&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昆蓝(Benjamin Quinlan)表示,银行业必须想方设法接纳不同观点的员工,不要让银行陷入可能影响自身品牌的争议性事件之中。

曾任德意志银行高管的昆蓝说:“企业需要在问题处理方式上变得更加聪明,小心地在自由和开放思维之间保持平衡,同时确保员工继续维持专业水准。”

花旗集团发言人在回复彭博新闻时表示,花旗“重视多样性和包容性,这不仅指性别或种族多样性,还代表思想多样性。我们尊重具有不同观点的个人,我们的员工和客户也尊重这种多样性。”

摩根大通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员工“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有许多不同的背景,并继续相互支持。”法国巴黎银行在高管9月离职时拒绝置评,交通银行也未回应置评请求。

在交银香港工作超过14年的罗家聪在8月份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香港的抗议活动将加深香港的经济放缓,但其影响有限,这种观点与中国国有媒体描绘的黯淡前景存在矛盾。罗家聪表示,在他与同事分享了一篇有关批评中国防火墙和封闭系统的外部文章链接后,不久他就被要求离开银行。

罗家聪留下的是一支主要由香港本地人组成的团队。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希望他们好运。”

其他中资金融公司的员工表示, 他们在与北京保持一致的问题上也面临着类似压力。

支持抗议活动就会被解雇

25岁的Man在香港一家中资经纪公司的后台工作,她说公司的部门负责人告诉员工,如果他们参加支持民主的抗议活动,就会被解雇。

该公司派员工参加撑警集会,尽管Man曾经瞒着公司参加过几次民主抗议活动,但那次撑警集会她也参加了。她想辞职,却发现困难重重,因为她在香港看到的多数职位空缺都是大陆公司提供的。

在香港一家中国投资银行工作的Jason表示,公司多数高管都公开谴责抗议活动,并强烈支持北京。而那些在香港生活多年的较基层管理者往往持更温和的立场,虽然谴责暴力行为,但支持示威者拥有游行权利。公司的中台和后台工作人员以香港本地人为主,他们通常对抗议者表示支持。

Jason表示,自己的观点处于中间位置。因为两边他都不想得罪,所以会小心翼翼地只在办公室外抽烟休息时才会与最亲密的同事谈论抗议活动。

另一位在中资证券公司供职的陈姓银行家表示,他是公司内少数支持抗议活动的人之一。因为担心被内部举报,当同事们在午餐时讨论抗议活动时,他会保持沉默。他说,一些同事已经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与中国共产党不一致的言论而被举报到位于大陆的公司高层那里。

他表示,自己在面簿和微信上的帖子均无关政治,不过他有时会分享一些歌词,传达支持民主运动的微妙信息。

新闻来源:彭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