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避免悲剧?/沈联涛/肖耿

香港为旷日持久的抗议活动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香港,我们这个城市持续6个月的抗议活动最近达到高潮。

在月初一个特别具有破坏性的一天,警察发射了超过1500发催泪弹,一名警察在遭到几名蒙面人袭击时不得不近距离开枪,抗议者近距离泼汽油焚烧了一个持不同意见的路人。



至今已有4000多人被捕;基础设施被摧毁;经济陷入衰退。这些代价换来了什么?目的何在?

香港特区政府撤回了引发抗议的引渡法案。然而,抗议者继续表达愤怒,却没有连贯的战略或务实的要求。 

他们声称正在为民主而战,但用中世纪风格的弹射器来发射砖块和使用土制汽油弹的行为与民主这个崇高的目标实在是难以调和。实际上,抗议者的焦土策略只会导致更多的混乱,破坏和死亡。

香港的示威者完全不必以这种暴力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满。为了找到务实的解决方案,让我们对香港的当前状况和未来前景展开一个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技术多层面的分析。

第三季经济按季跌3.2%



在政治方面,重要的教训是:确保社会秩序和安全是政府的责任。 

在“一国两制”框架内,香港特区政府有权处理内部安全事务。但是,如果其措施与行动不充分,则进行干预是中国中央政府的权利和责任。容忍和平游行示威升级为大规模骚乱,香港的抗议者实际上已经导致中央政府的干预不可避免。

从经济上讲,香港为这场旷日持久的抗议活动付出了高昂的代价。7月至9月,香港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季下降3.2%,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经济表现。

可幸的是,股市继续正常运转,香港还没有失去全部优势。

中国最大的电商阿里巴巴(Alibaba),其几年前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保持着世界纪录,这个月顺利执行在香港第二次上市的计划,筹集近130亿美元(543.4亿令吉)。

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香港的IPO市场筹集的资金超过了美国或中国的IPO市场筹资额。香港所有上市公司的市值也高达中国上市公司市值总额的一半。 

香港还是中国管理其离岸金融资产的重要平台,也是与全球供应链相连的重要纽带,中国约有60%的外国直接投资通过香港流入。

管治失败加剧不满

然而,香港的这些经济优势也给社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使这座城市达到了45年来最糟糕的不平等水平。 

与许多西方经济体一样,在房产所有者、发展商和精英专业人士积累财富的同时,香港的中下阶层面临着停滞不升的收入和飙升的房价。由此产生的挫败感是当前动荡的根源之一。

持续的特区政府管治失败,进一步加剧了公众的失望与愤怒情绪。

面对巨大的社会、地缘政治和技术革命动荡,香港特区政府需要与时俱进采取积极的政策来应对新情况及未来挑战,也许应该从解决短缺的经济适用房开始。 

可惜的是,它仍然固执地执行过时的殖民地时代“积极不干预主义”原则,导致问题恶化,民众的愤怒不断升级。

社媒是双刃刀

香港愤怒的阶层在社交媒体上找到了泄愤平台。

现代数字技术促成了一个“信息混乱”的舆论环境,间接地动摇了“一国两制”安排中社会稳定与安全的基础:大量的带偏见、有误导、甚至彻头彻尾的虚假信息被广泛传播,许多在煽动反华情绪。 

过滤后的偏见气泡和极端观点回音室加剧了事态的恶化,让年轻人沉浸在一个错误但泛滥成灾的思维死胡同:一切问题都可以怪罪中国大陆。

助推极端偏激性群体思维的现代数字技术推动了抗议者以匿名的方式使用社交媒体来组织、记录和传播其偏激的抗议活动。 

对于示威者及其反对者而言,社交媒体一直是其叙事的重要手段,使他们能够迅速分享所谓警察残暴或抗议者暴力等图像与视频。

违法发布私密信息

社交媒体既是武器也是战场。

仅在8月份,就有1600多名警察及其家属隐私被“起底”(违法在网上发布私密信息),企图骚扰或伤害他们及其家属,包括透露他们小孩的学校地址。(一些记者和反对派人士也受到了“起底”的困扰。)

尽管有这些挑衅,香港警察还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

在近6个月的混乱中只有两人无辜死亡(且都不是死于警察行动)。 

但是,相比之下,在智利圣地亚哥仅两周的示威游行中有22名抗议者遇难,而在最近的伊朗抗议中有100多名抗议者遇难。

和平投票表达决心

如果美国或法国的抗议者骚乱达6个月之久,政府将派出国民警卫队来平息动乱。 

然而,中国保持了高度的战略耐心,认识到直接干预可能会帮助那些试图将香港的抗议活动描绘成“文明冲突”的极端分子,尤其是在中国与美国陷入复杂的贸易和战略对抗之时。

但是暴力持续的时间越长,所有人的选择就越少。的确,最新的区议会选举显示,投票率达71.2%之高,显示通过和平投票也可以表达希望改变的愿望。 

如果抗议者避免了暴力并耐心地选择投票箱,那么本来是可以避免暴力悲剧来传达同样的信息的。 

选举结果为所有人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进行认真的思考,即所有人都必须致力于结束暴力抗议活动,并共同努力去解决导致社会分裂及不满的深层次问题。 

各方在设计和实施与香港《基本法》和中国宪法一致的治理体系改革时,必须表现出同理心,谦卑和妥协的意愿。

其它可供选择的结果将不会是幻想中的一个独立而繁荣的香港,而是一个遭受重创的经济、一个分裂的社会、和失去的一代。 假装看不到这两条截然不同的结果,只会让香港更难以避免其悲剧。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