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要什么?/李文杰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成绩让许多人,尤其是外国人大跌眼镜。有许多亲朋好友都好奇探询原因,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中香港警队如此专业克制,暴徒如此凶残肆虐,为何香港人却在选举中选择与“暴徒”同在,“反中乱港”的泛民主派,使其历史性狂胜,却让挺政府,支持“止暴制乱”的建制派灭门式惨败?

笔者身在香港的一些观察或许并不全面,但却不妨分享。



选举前,中国当局、香港政府乃至建制派都深信香港有一群“沉默的大多数”,会透过这场选举为“止暴制乱”投下信任的一票。因此,建制派于是以拯救香港为竞选主题,希望借此争取选民支持。然而,这如意算盘并不成功,纵然绝大部分市民不认可暴力示威,但这6个月的社会运动让他们看清港府的无能,警队的荒诞暴力,因此希望透过选票“教训”政府。

这场“反送中”运动中,示威者提出“五大诉求”希望港府正面回应。然,港府从一开始只肯暂缓,直到9月才肯正式撤回,虽港府坚持只是用字的差别,但却让人感觉有意与民为敌,对其信任直线下跌。许多“专家”更急就章想把问题归咎在一些与此运动无关的课题上,比如提出房屋问题是造成社会动盪的深层原因之一。事实是,房屋问题虽是香港长久的社会问题,但这场运动中从未有与房屋相关的诉求,将“反送中”运动与房屋问题挂勾,显示港府与民众彷彿生活在两个平行空间,“离地”得可笑。

港府的无能无为在这场运动中一览无遗,令许多市民反感。一位已为人母的同事表示,对于许多父母而言,“暴徒”堵路及使用暴力当然是无法接受,但港府纵容警察滥用暴力,肆意逮捕市民,警谎连连,更让他们难以接受。

催泪弹影响小朋友健康

香港警队滥发催泪弹,导致环境污染,严重影响小朋友的健康,是许多家长的切身之痛。港府在未能确知催泪弹的成分及其可能的伤害下,却对外宣称其对人体的伤害极低,引起更多的质疑。在示威者发动罢工导致交通瘫痪,家长难以接送小孩上下学而要求港府宣布停课之时,特首竟以不能轻易宣布停课以免掉入示威者的圈套为由拒绝,让市民看清港府将自己的面子及政治考量放在市民真正需求之前,引起强烈的反弹。



种种错误的决定及失言,也极可能造就建制派的惨败。

一位出身香港豪门,无儿女的知名餐饮集团创办人后代在一项访问中说她已经放弃这一代的香港年轻人,更是瞬间激怒了许多父母。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所发表的极不接地气的言论却获得中国以及香港的“蓝丝”一面倒的支持,让人摸不着头绪。

俗话说“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为人父母的未必完全支持自己的儿女,但教他们如何放弃儿女?香港的未来是年轻人的,放弃了年轻人是否等于放弃香港?

香港区议员主要的职责是就地区市民日常生活事物向政府提供意见,比如争取开办巴士路线,兴建行人天桥等,因此市民更看重区议员平日的服务表现。一位新晋当选的区议员表示,自己从素人到为该区市民所认识的转折点就是在协助被捕的抗争者。

“反送中”运动从6月爆发迄今已有超过5000人被逮捕,当中绝大部分是年轻人。示威者被捕后,绝大部分的父母或家人必须需求协助,相较于建制派只会一味谴责,并且与“暴徒”保持距离,泛民主派的参选人选择以人道精神协助被捕人士,更让他们显得更加可靠。

最后,在区议会选举前,香港中文大学及理工大学相继成为战场。号称专业克制的香港警队在尝试斡旋调停的中文大学校长面前施放催泪弹,警队高层更在事后指责校方包庇示威者及无所作为让大学成为兵工厂。这些针对大学的言论及攻防,除了激发大学生及其家长的不满,也让许多身处社会各阶层的校友忿忿不平,形成一股强大的反对力量。

这一次区议会选举,香港市民选择泛民主派绝对不是因为支持暴力,而是想透过选票教训只会谴责但却一事无成的港府及只会盲目撑政府而忽视民生的建制派。如果港府仍维持这种无为的态度,并让处在夹心的警队为所欲为,可以预期香港市民不会善罢甘休,而香港难得的宁静将再起涟漪。

(作者为旅港大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