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望梅止渴——承认统考/许国伟

先说一个故事。

《世说新语》里说,曹操有次带军出征迷路,士兵都很口渴。曹操见军心散涣,就传令全军,前方有一大片梅林,结了很多梅子,又甜又酸,最能解渴。士兵一听,口水都流出来暂时忘了渴,全军继续前进,终于找到了水源。



这就是成语望梅止渴的典故。

当然,这是《世说新语》里的故事。真实打仗时,除非曹操早已派了人探明前方有水源,要不就是老天眷顾运气好,才会说了前方有梅林,然后就真找到水了。

要知道,当曹操告诉士兵前方有梅子,要是走到最后梅子也没,水也没,士兵要渴死了,军心一散,就全完蛋。

承认统考这事,不论是前朝政府时张盛闻说的剩一里路,或者当今政府黄德说的只剩半里路,彷佛都是现代版的望梅止渴。

因为,不论剩多少里路,都是政治领袖说的。



老百姓要问的是,多年来承认统考这段路,有没有原地踏步但自我感觉良好是前进,又或者走了大半天才发现鬼打墙,回到原地了。

前朝时,纳吉政府曾提出是SPM国文单科优等及历史科融入大马历史的条件,但不被接受。到了5·09大选前,国阵及希盟竞选宣言更是直接比拚,国阵列出SPM国文优等及历史科及格的条件,更因为boleh dipertimbangkan字眼遭受希盟揶揄嘲讽,因为希盟写明承认,而条件是SPM国文优等,华教运动工委会主席叶新田更是赞扬希盟更胜一筹。

然而……5·09大选后,掌权的政治领袖对承认统考一事,没有了选前的豪气,只是一再告诉大家,希望年底可以承认,希望明年可以承认,五年里一定可以承认……

画饼充饥才叫人绝望

承认统考有多难?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说了,这会影响联邦宪法、国家教育法令和政策,国民教育哲学以及1963/67年国家语言法令条文,也涉及先贤同意的社会契约,是一项敏感课题。

没说出口的是,哪怕再难,都不能直接让大家没了盼头,就没有继续支持下去的动力了。

所以,曹操的望梅止渴策略,不论在哪个时代,仍是有效的。

望梅止渴,至少还有梅子可盼,不会让人绝望。但是有个跟望梅止渴意思相近的成语,出自曹操的孙子曹睿,叫画饼充饥。

这个才真叫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