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论王安石变法/许世平

有时评人评议道德高尚的王安石,虽然实施变法,却创造一个贪婪的集权制度,将宋王朝搞垮,其后继者更把贪婪集权推向极致。

评论者以这种无疾而终的变法及官痞哲学,将改革比喻为一种错觉,还将廉政视为一种累赘、迷思,甚至阻滞经济发展及社会进步的危险概念。



其实,王安石的变法不是晦涩难懂的东西,他的变法内容,就是通过干预经济,以达到聚富于国的目的,“天地所生货财百物”及“财富汇于民、藏于国”,就是刺激经济的供给面,以实现经济增长的路径。

在王安石变法的15年间,改革法令涉及国家财务、政治、军事各领域,每项新法令基本上均取得预期效果, 国家收入增加,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得以缓解,北宋的覆亡与变法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在变法前,宋朝不仅财政出现问题,皇权为遏制军阀割据、农民起义而连年征兵,冗兵问题及庞大的军事费几乎挤占全部财政支出。

削减皇室官员特权

朝臣多以“根基不稳”的守旧思想回绝改革,最后宋神宗任用王安石推行“变风俗,立法度;长君子,消小人”的变法;从而削减皇室官员的特权,也减轻农户差役和赋税负担。



颁布新法令就会有旧制度废除,创新、废旧的进程一定会有冲突,及旧势力及反对派的反抗,变法的实施也受到影响。

随着王安石辞职归乡、变法集团新人上位、宋神宗的病逝,新旧两派争吵不断,内斗争权、清洗及报复系列举动,才使到变法最后失败告终,北宋势力渐削弱,最后覆亡。

然而,宋朝却是封建王朝文化繁荣的颠峰时代,因为宋太祖赵匡胤曾立碑训诫:“不得杀士大夫或上书言事人”,文人有更宽容的言论自由空间,科举考试让出身寒苦之士有上升流动的机会,理学开启了思辨哲学的兴起。

赵匡胤的自律节俭,对贪官深恶痛绝,惩处十分严厉;历代皇帝都能节制私欲,更没出现暴君,宋朝的316年也没出现外戚干政、宦官专权,宫廷内斗被降低到最低程度。

虽然变法施政面对反对声音,但却很少有因触犯天颜而人头落地者,最多是流放到偏远蛮荒或山灵水秀的地方了事。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选择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因为宋朝是个一袭长衫的柔弱书生。

王安石堪称是一个完美的政治家,他有着洁白的操守,质朴节俭,博学多才,从不纵情淫乐、追名逐利。

他德行深广浩渺,气节巍峨耸立,虽然打压排斥反对派,但仅仅降职惩处,从不罗织罪状陷害异议者;甚至罢相后对于身陷乌台诗案,处境危在旦夕的政敌苏东坡依旧挺身上书皇帝,给予庇护。

王安石变法,不是为了权位私利,就算他打压一切保守派,也仅仅是对事不对人,丝毫没有挟嫌报复的意图,假如真的有错的话,就是“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过度自信,没有尝过理想主义苦头的强势,更不懂得协商和渐进的妙用,所有失败,并在失败后受到保守派的强烈反扑。

王安石居官清廉,他的抱负不是为升官,而是为强国富民;他的激进改革和司马光的激进反扑,都是一心为国家谋福利,只是王安石的理想和政策远远超越他的时代,并注定他的失败。

许世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