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替马华去“耻辱”/章龙炎

拉曼学院(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简称拉曼)在1960年代末成立,迄今已造就了超过20万名毕业生,很多在各行各业皆有很好的表现。

即使如此,行动党以及其支持者(包括那些华文教育运动者)认为,拉曼的成立是马华的失败。因为当时华社要的是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的独立大学(独大),立场坚定,所以,拉曼是个政治妥协,是马华的耻辱。



林冠英在2012年7月8日与当时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为“民主行动党与马华公会,谁的政策对国家更有利?”展开辩论。

林冠英说了这么一句话:“为什么成立拉曼学院?因为不公平的固打制导致符合资格的学生不能进入大学。这显示马华的失败,所以才成立拉曼学院。Shame on you!”

他这句话是对拉曼成立的另外一个说法,很容易了解:拉曼的存在,是马华的耻辱。

按理,要让马华永远担负这个耻辱,林冠英及行动党,就有必要让拉曼与马华永远捆绑在一起,让民众永远记得马华的失败。



另一方面,火箭要是觉得拉曼是因为“屈服”于不公平的固打制而成立,证明这是马华的失败。我相信火箭不会像马华那么失败,期望在火箭大力推动下废除政府大专院校的固打制,拉曼就会慢慢的自动消失。

问题来了:拉曼消失,不就意味着马华的“耻辱”也跟着消失了吗?

大家引颈长盼难道不是把火箭的成功——也就是终止政府大学入学固打制载入史册,流芳百世吗?

政治手段干预教育

在2018年全国大选前,火箭的领袖对拉曼却有另外的想法。拉曼的存在本身不是问题,也不是马华的耻辱,而是获得政府拨款减少才是耻辱,还扬言承诺如果执政的话,不会“亏待”拉曼,学生还可获得1000大元的款项。

成为执政成员党之后,林冠英先生过去一年多的言行举止,深奥难解。他说,要马华放手拉曼,要“政教分离”。

我以前倒是听过政教分离或政教分流,指的是政治与宗教分离,但林冠英所谓的“政教分离”指的却是“政治与教育分离”,平地一声雷。我期望他不要停留在口号,而是继续发挥发展出一套理论,让大家见识一下这个小国的理论大家,更重要地为人类文明留下宝贵的遗产。

即使如此,说“政党与教育分离”才符合事实。林冠英的举动,我看来看去是用政治手段来干预教育,两者如胶似漆。不过,这做法在我看来还有一个可能林冠英没有预料到的结果:替马华松绑。

要马华放掉拉曼,不就等于要马华放掉“耻辱”了吗?火箭对政敌那么仁慈,非常罕见。火箭要清掉马华的“耻辱”,还要这个“耻辱”制造出来的产品来插手这个“耻辱”。说真话,我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