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低估华裔选民/东之盈

上届大选华人倾全力把国阵推翻,结束了拥有61年政权的国阵,希盟之能够崛起,华印裔扮演非常重要角色。

华人拒绝国阵,选择希盟,就是希望把国家的政治改革带上高峰,但这种理想已被希盟政府所摧毁,以致让华人产生新政治动向。希盟错把华人票当定存票,认为95%华裔绝对不会支持种族主义及宗教极端的巫伊政党,结果华人又让希盟感到吃惊,原来华人对希盟没有实践大选时所许下的诺言感到愤怒,对甜言蜜语不再相信,是促使希盟实践承诺的一种政治推动力。



民主行动党低估了华社的政治智慧,认为只要行动党号召华人支持,华人必定追随希盟步伐,成为行动党的后盾,继续为剿灭国阵扮演重要角色。岂知华人充满政治智慧,绝对不是捍卫希盟利益,而是希望希盟政府实践对华社及人民的承诺。

人民对政府无法让他们安居乐业感到绝望,华人对政府没有认真解决华教问题感到失望,于是才让许多场补选被国阵攻克,以便敲醒希盟政府。这个警钟直接告诉希盟政府,除了兑现承诺,是没有其他捷径可赢回民心的。

华人在希盟没有执政前,认为可以给希盟政府一些时间来处理政务,但日子一天过一天,政府并没有诚意解决华社所面对的问题,反而让华社面对更多提心吊胆的教育课题,尤其是爪夷文介绍课题,更让华社感到忧心忡忡,对希盟政府无法采取中庸政策感到失望,这股闷气攻上心头,让许多原本对希盟政府存有好感者逐渐失去信任,然而,这不表示华人认同国阵理念。

没认真处理华社事务

希盟从获得华人的欢心到华人开始准备放弃希盟,是意识到希盟领袖在玩弄课题,没有认真处理华社事务。由于华基政党误解华社的意愿,认为华社以他们的意愿为依归,于是推动大马人精神文化,淡化华社对华人课题的需求。



华人对捍卫华教的执着是让希盟领袖感到无可奈何的,这种精神从独立到现在,都没有被任何政治文化所改变,而任何想改变华人对华教的执着精神,是白费心机的。

不论是国阵或希盟,都须认真看待华社课题,别以为敷衍了事可以过关。政治人物有两个选择,一是通过融合计划来同化社会,让华社放弃对自己象征的执着,二是容许华社继续推动自己的华教事业,与华社拥有共同推动华教的理念。

若是华社轻易接受被同化,那么才会让一些极端政治人物得逞,推行减弱华人象征的社会活动。但由于华社意志力坚定不移,让许多政治人物想推行极端主义时,面对了许多阻碍。

华人在丹绒比艾补选所表达的震荡性政治动向,惊动了希盟各阶层,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原本对这场补选仅是轻描淡写,对输赢没有那么在意。当人民给希盟政府无情的警惕时,首相才从梦中惊醒,承认丹绒比艾补选成绩让他们出乎预料。

人民给予希盟压力,才让敦马对一些华社课题可能会达致某些解决方案。承认统考从没有机会到可能进入另一个阶段,是华社的政治新动向所带来的良好成果。若希盟果真承认统考,才会解除华社对希盟的反面看法,对行动党能够促进解决华社问题,就会产生积极作用。

须让反对党有反击力量

华人的新动向不但让希盟反省,也让国阵有了政治新希望,这种趋势发展对推动华教产生积极作用。国阵必须下重药,才能重新获得华人的青睐,而给予华教更大的发展空间,就是促使国阵有机会重新执政的契机。国阵只要掌握30至40%华裔选票,并赢回马来人的欢心,那么国阵必然有机会东山再起,这对执政党产生政治压力,若国阵翻身乏力,将对希盟没有威胁力,也就是人民放弃了自己的权利。

华人想要左右政治大局,除了让执政党感到忧心,也要让反对党有反击力量,不让任何一方觉得华裔选票是多余的。华人逐渐变成少数民族,但在政治领域依然扮演重要角色。华人必须成为双方都要拉拢的对象,才能显现华人选票的价值。

若让政治人物操控了华人的动向,华人一点好处都难以争取,还被人摆上政治台面,当成政党筹码。

由于政治变幻无穷,华人的政治思维也必须与时并进,才能在政治上为华裔后代奠定优异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