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运用货币政策/南洋社论

5月, 国行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OPR)下调25个基点至3%水平。

11月8日,国家银行再宣布,将法定储备率(SRR)从3.50%,下调50个基点至3%。11月16日生效。这是国行在2016年1月将法定储备率下调50个基点后,首次降准。



表面上看来,无论降息或降准都是好事,借贷还贷压力减了,但,情况并没这样简单。

之前,市场一直认为国行将再降息,结果没有,却像中国般降准。

近年,降准几乎成为了中国央行的标准作业程序,去年4次,今年2次。

为什么是降准而不是降息呢?因为,长远来说,降息要是控制不得法,将来会很伤,后路越走越窄。了解此,就不难理解特朗普与美联储之间的问题。



国行本月降准时指出,降准将能继续支撑本地金融市场的运作有效,并促进银行机构更有效的流动性管理。

降息是双面刃,目的在于提振经济,走出衰退,促进企业和消费者以更低的利息获得贷款。企业可以投资,消费者则更多购物,经济得以增长。

降息坏处不少,尤其是新兴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但是,平民不会理解,只看到眼前利益,每月还贷额降了,尤其是房贷,日常开销得以松口气。

普罗大众对利息和基准的升降不敏感也不理解,反之,柴米油盐酱醋茶,糖价涨一角几十仙,也会成为茶余饭后的热议。

殊不知,银行利息的变动影响更深远。

一些货品价格的变动是短暂的,比如油价的浮动,而糖涨价了,可以少用,还有益健康。但,降息主要是因为经济放缓,成为国家的外汇与金融政策,近代更是屡试不爽,屡战屡败后,包括日本与欧元区国家,来到了负利率,经济依然一潭死水。

利息负了,养老金也就亏了!

大部分人不懂理财,更不懂保值或投资,养老主要靠公积金和定存。

今天,即使投资股市和外汇,这些年来,全球股市向好的、少低迷的多。大马股市十年如一日,仍在1600点苦苦挣扎。

大马股市最高峰曾创1896点,第14届全国大选后暴跌,蒸发了3000亿令吉。

投资无门后,人民更依赖利息养老,若降息成为常态,退休养老日益遥远。于是,退休年龄来到60岁后,再延长建议又起,绝非偶然。

国行从降息变降准,与之不无关系,但市场认为,经济一直不被看好,继续低迷情况要是没转机,明年再降息不无可能。

国际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警示全球:全球经济正同步放缓,贸易增长已近乎停滞,应该加速行动,比如要明智运用货币政策,加强金融稳定性。

政府与国行工具箱内还有啥法宝?成为焦点,处理不当,后患无穷。国债与养老不是像特朗普般政客豪赌连任,胜败后都拍拍屁股,惟祸留后代。

希腊“涅槃式”经济结构性改革之教训,前车可鉴,慎之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