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有错,但我怎么知道”/陈俊安

针对希盟在柔佛州丹绒比艾补选中的惨败,记者访问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敦马抛出绝对很绝的答案:“我可能有错,但我怎么知道?”

若你不是政治老将,若你不够斤两,若你不是枭雄,“纵览大山小”的境界,恐怕你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问题是,敦马真的“不知道错在哪儿”吗?

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等如为保守主义的马来教授站台,倡导“单元源流教育”,关闭华小,并霸占所有政府高职,难道不是错?公然包庇通缉犯扎基尔博士,难道不是错?放行公害稀土企业莱纳斯,难道不是错?爪夷文课题,阻拦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难道不是错?

放任财长砍拉曼大学的拨款,难道不是错?还有,经济死气沉沉,股市与马币汇率都在低空状态,难道不是错么?

也许不该翻旧账,他可能的回答,也会是:“我可能有错,我怎么知道?”

选错纳吉做首相,竟然成了“盗贼治国”,你总不能说:“我怎么知道?”茅草行动、土著金融舞弊、炒外汇亏损等等等等,你总不能说:“我可能有错,但我怎么知道”吧?



有评论者一直把敦马列为“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相信的是:“人民有屈从权力的天性,君王需要的是残酷,而非爱。”

奉行的是:“只要目的正确,可以不择手段。”并且时时刻刻被提醒:“慈悲心是危险的,人类之爱可以灭国。”

深谋远虑老政治家

但我们不相信敦马是这样的。我们依然相信他是个爱国者,是个马来民族主义者!是个好爷爷、好父亲,也是个深谋远虑的老政治家。他的了不起成就,就是结合希盟力量,推翻了贪腐的纳吉政府,并且把他控上法庭!

因此,我们要一位94高龄的政治领袖认错是很残忍的。但他若是个有智慧的人,当预估情势,轻轻松松、体体面面的让安华接班,那么,他将带着冠冕、荣耀、掌声告别,并留住好名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