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改1MDB审计报告】“保证彻查才修改报告”
安比林:受纳吉所骗

安比林步入法庭。

(吉隆坡27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被控窜改审计报告案审讯今日再爆出惊人内幕,前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供证时称,他是在纳吉答应彻查1MDB案件下,同意修改1MDB最终审计报告。

此案今日进入第五天审讯,安比林供证时宣称,纳吉时任首席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曾于2016年2月24日之前致电给他,要他与时任首相纳吉及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博士开会,讨论1MDB的审计报告草稿。



纳吉是于2016年2月24日高官会议的两天前,即2月22日会晤他,要求他勿把1MDB的财务报告纳入审计报告。

他透露,纳吉在会议上要求他汇报在审计时发现的严重问题。

他指出,所提出的事项是1MDB提交两个不同版本的财务报表,惟纳吉要他不要在审计报告中提及此事,并承诺将此事交由相关部门调查。

“他向我保证,有关当局会调查此事,查个明白。”

“没理由不信首相”



较后,安比林接受主控官丹斯里哥巴斯里南盘问时说,当纳吉说“会查个明白”时,他确实相信了纳吉。

哥巴斯里南:他(纳吉)说‘我会查个明白’,你相信他吗?

安比林:他当时是首相,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不过,安比林表示,随着纳吉毫无行动,他觉得受纳吉所骗。

他说,纳吉向他承诺会“查个明白”后,政府一直没有报警调查1MDB两份自相矛盾的财务报告。

“我觉得受骗,因为我获得了(纳吉)保证。基于这个保证,我才从审计报告移除两份不同的财报。”

删除刘特佐出席会议纪录

安比林坦承,他在会晤纳吉的两天后,在2016年2月24日的高官会议上同意在1MDB审计报告中,删除1MDB案件关键人物,即大马年轻富商刘特佐出席1MDB董事局会议的纪录。

他供称,纳吉官员等人在会议上施压,要求总审计署把1MDB的回应加入审计报告。

安比林提到于2016年2月24日与高级政府官员及1MDB时任总执行长阿鲁甘达的会议,以修改会销毁1MDB的原审计报告。

“2016年2月24日,丹斯里阿里指示我和莎达杜娜菲莎出席会议,而1MDB审计团队的其他人则被指示在会议室外等候。

“在会议上,苏克里说,总审计署准备的审计报告可能被反对党政治化。我还获悉,由阿鲁甘达领导的1MDB管理层,将能够对我们的审计报告作出回应。”

指阿鲁甘达施压

安比林还称,在会议期间,国家审计署被迫听取1MDB对其调查结果的回应。

他供证说:“阿鲁甘达对1MDB编制的两个版本财务报表发表了许多意见,并向国家审计署施压,要求不要将此事纳入审计报告。

“我无意隐瞒,但基于纳吉承诺投报警方,因此同意不在最终审计报告提及此事。”

阿里早些时候供证也说,会议的结论是财政部机构应就此事向警方投报。

随后,他指示财政部前副秘书长拿督斯里莫哈末依沙胡先向警方投报,因财长机构是在该部的管辖范围。

但阿里表示,最终他发现并没有就此事投报。

纳吉在休庭时,步出法庭稍作休息。

未能获准进入会议室审计主任偷录闭门会议

国家审计局审计主任(管理)诺莎娃妮日前供证时,指多名政府高官于2016年2月24日的会议上议决,删除1MDB审计报告的部分内容。

当时会议是由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博士,出席者包括安比林、诺莎娃妮直属上司即1MDB审计团队队长莎达杜娜菲莎、纳吉时任首席机要秘书苏克里、1MDB时任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及总审计局官员祖基菲里阿末等。

由于未能获准进入会议室,诺莎娃妮以录音笔偷录这场闭门会议。

纳吉和1MDB前总裁兼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因涉嫌窜改1MDB审计报告,而于去年12月12日被控,两人皆否认有罪。

纳吉面对的是反贪会法令第23(1)条文下的受贿滥权罪,一旦罪成,他将面对最高监禁20年的刑罚,以及贿款额5倍或1万令吉的罚款,视何者为高。

阿鲁甘达则面对共谋罪,一旦罪成,他将面对与纳吉同样的刑罚。不过,此案上周一开审时,控方表明准备把阿鲁甘达转成控方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