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首长:减轻水务业者成本
水源残渣创造新价值

(槟城26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为国内水务业者捎来好消息,即政府计划把水源处理余留的有害残渣,从预定废料处理名单中除名。

“这项消息对国内水务处理业者来说是一项天大的喜讯,业者可以不必再承担高额的水源处理成本之余,还要面对庞大的水源有害余留物处理成本。“



他表示本身日前以丹绒国会议员身分在国会提问时,获得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韦尔再也古马医生回应上述。

曹观友也是槟州供水机构以及控股有限公司主席,他今天为第32届大马水务工程行动委员会大会,以及大马荷兰永续水源处理站余留有害残渣管理研讨会与工作营主持开幕仪式时致词。

出席者包括水务、土地以及天然资源部水源供应部总监拿督阿都卡林、大马水务工程行动委员会主席依萨以及大马水务协会主席拿督阿都卡迪尔。

目前,我国水务业者处理余留有害残渣水源的唯一方法,是把相关水源送往环境部鉴定的垃圾土埋场埋置,但每年高额的处理成本,是水源处理成本的250%。

换句话说,如果水源内含的有害残渣,可以被分解并再循环成经济价值产品,将可以确保槟州达致永续水源供应,以及保持低水费。



曹观友(右三)为第32届大马水务工程行动委员会大会主持开幕,左起依萨、阿都卡林、杰瑟尼,右起阿都卡迪尔以及克里斯托夫。

取经荷兰 废料变黄金

槟州供水机构总执行长拿督杰瑟尼说,水源余留污泥的处理和脱水,耗资庞大,加上有限的废料丢弃选择,这使到国内很多水务业者以及水源处理站,没有具备污水处理系统以及污泥脱水设施。

他说,众所周知,我国的原水处理站都是采用铝基混凝剂处理水源,而这将产生矾泥;根据大马环境法律,矾泥被列为有害废料。

他说,环境部长杨美盈近期与多国代表讨为论制定大马经济路线提供意见,而当中希望向荷兰取经,将庞大的水源处理余留有害残渣,再循环成经济效益产品。

他说,该机构盼望了20年终于听到这项喜讯,无论如何,水源处理余留有害残渣从预定废料处理名单除名,仍属初步计划阶段。

“这有待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与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作一步讨论。”

杰瑟尼也说,在很多先进国家包括荷兰以及日本,水源处理余留的残渣已经不再被列入预定废物处理名单中,而是政府当局成立一个特别机构,向水务业者收集处理水源余留的有害残渣。

他说,这些特别机构会再处理或再循环相关有害残渣,以成为有经济价值的产品,同时也减少对水源以及环境污染的破坏。

他说,今天的大马荷兰水源处理余留有害残渣管理研讨会与工作营,是我国迈入有害残渣从预定废料处理名单中除名的第一步。

”我们将把为期3天研讨会的成果提呈与相关部门带入内阁讨论,而处理余留残渣水源,也是我国制定经济路线图的主要一环。“

另外,这项为期3天的研讨会与工作营,将有3名来自荷兰的专家与工程师主讲,和大马相关业者分享荷兰的成果例子与经验。

荷兰驻马副大使克里斯托夫指出,过去近一世纪以来,该国积极研究处理水源余留的有害残渣,目前已经成功将80%的余留有害残渣,再循环成经济价值产品。

他说,有关负责收集水源处理余留有害残渣的机构,成功分解余留残渣,再循环成建筑材料的砖块,甚至是制成化妆品出口,带来经济效益。

”水源处理余留残渣被有效再循环,除了可以节省业者的庞大处理余留有害残渣的费用,也可以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与水源的污染。“

他说,据他了解,大马水务业者每年处理水源余留残渣高达200万吨,这些有害的矾泥与余留残渣,并不能够随意丢弃。

”目前,大马的唯一处理方法就是土埋,这也将缩短土埋场的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