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回家之路”/南洋社论

有电影人准备投资600万令吉制作《马哈迪传记》的电影,作为对首相敦马哈迪医生95岁生日的献礼;不过,首相的长女拿汀巴杜卡玛丽娜却不赞同,并认为任何影视剧作或动漫制作都会让她的家人感到尴尬。

5·09大选,敦马领导的希盟实现变天后,当时就有人通过线上请愿,提名给敦马颁授诺贝尔和平奖,还将敦马比喻为“大马曼德拉”。



其实,马哈迪是一个充满争议性的政治人物,有人以马基雅维里的《君王论》对他作为隐喻式的图解,那些信仰马基雅维里主义的权谋者,为了巩固政权,会善于伪装,狡黠如狐,凶狠如狮;那些觊觎篡夺权位者为达到目的,欺骗伪诈、阴谋诡计、软硬兼施、背信弃义,什么卑劣手段都可以用尽。

然而,熟年93岁的敦马不应该是那样,因为他目睹了敌对政权的颓然坍塌,随后经历多场补选的赢输及丹绒比艾补选的惨败,应该会让他沉静地看待得失浮沉,学懂从时间轴的更悠远去观望成败。

要是有一部敦马传记的影片出品,我们希望在讲述他一切英雄的文攻武略时,一定会有启发性和告诫性,最后一定要有他光荣走下神坛的感人一幕,像美国独立战争结束时,华盛顿将军解散了部队,交还军权,回到故乡蒙梵侬庄园那样。

他只说一句话:“我完成使命,我将退出这个舞台,告别国会,谨此交出委任及辞去我所有的公职。”然后站起来鞠躬敬礼,大家对告别权力的华盛顿手触帽檐还礼。



或像前南非总统曼德拉,作为反种族隔离运动的胜利者,却在那个血肉横飞的世纪,主动放弃权力,简单地说:“我老了,该回家了”。

对这喧嚣纷扰的世局,在诡谲多变的权力场及制度裂变中,我们希望会有哲人、作家及诗人去透析这个充满诡异的政治圈,让政治家“回家”的问题,更有发人深思的警鉴意义。

过去,人们臧否一个作家,生前和死后是用不同标准去评价,生前,是以他最糟的作品为准,死后,是以他最好的作品为度;对于政治人物,人们却是以他离去时的身影,作为仰视的角度。

好的政治制度,要有把政治领袖还原为常人的能力;好的领袖,要有对待权力的清洁态度,在权力和荣誉巅峰时,要敏锐地意识到权力过于集中的危险和不道德。

陌上的老家,才是灵魂深处还乡的旗幡,只有适时放弃权力的枷锁,坦然通透,无禁忌、无算计、无挂碍、无功利,才是政治人物善始善终的回家之路,而他留下比迎面走来更辉煌的背影,才是伟人最让人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