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进:槟6年后或缺水
速开展替代生水工程

垃圾场原为采沙工地,现成为垃圾填埋场。

(槟城23日讯)社会前进阵线(社进)指出,再过6年(即2025年)槟州或面对缺水,因此质问中央与槟州政府是否做好准备,以及采取积极行动?

社进也声称,槟州人民生水源头慕达河面对人为污染威胁,为此该党要槟政府硬起来,向吉打州政府“施压”,对肇事者严加执法。



社进发起人郑雨周表示,槟州供水机构已多次警告,根据2009年完成的“槟州至2050年饮用水供应大蓝图研究”,槟州赖以供水的吉打州慕达河将在2025年面对生水供饱和,所以槟州须另辟途径开发生水来源,否则将陷入缺水困境。

他日前联袂另一发起人蔡倡蔚在光大四楼槟州供水机构办事处外,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话。

霹生水引入未有进展

“2025年距今仅剩6年,我们发现‘霹雳河生水引入槟城计划’(SPRWTS)尚未有具体落实时间表。财政部长林冠英今年8月说已指示首相署公共及私人界合作单位(UKAS)针对此计划深入研究。

“惟明年度的全国财政预算案并未有霹雳州生水引入槟城发展计划拨款,反之非紧急项目的升旗山空中吊缆却获1亿令吉,有点本末倒置。”



他说,社进担心若不尽早开展替代生水供应工程方案,槟州可能面对水供短缺的处境,槟州政府有必要公布霹雳河引水进展、时间表及所面对的挑战。

升旗山发展让水源更“紧张”

郑雨周说,社进了解到,从霹雳河引水入槟城的计划在国阵执政中央时已提出,惟却迟迟没动静,一切似乎纸上谈兵;如今希盟执政中央,槟霹政权更同属希盟,计划没理由再拖延,理应快马加鞭。

他指出,除了人口增加提高水源消耗,升旗山山上的发展相信会使水源更“紧张”,再加上若槟城开展南部填海,以及斯里丹绒槟榔第二期填海完工,额外增加的人口将造成槟城面对水供“紧张”,这形成霹雳州运水情况更为严峻紧迫。

“我们不希望槟城面对缺水情况,尤其在气候变迁情况下,水库存量或旱季时严重下降,供水短缺威胁不可掉以轻心。

“若槟州真因此发生制水,曹观友是否会一如前首长林冠英时代,也会要槟州供水机构的头头‘人头落地’?”

郑雨周表示,社进担心若槟州缺水,水费或间接上扬,州政府会否以节省用水之名,变相抬高水费?

他引用槟州供水机构总执行长拿督杰瑟尼的谈话,槟州在去年每天生产1073百万公升(MLD)处理后饮用水,槟州的需求将在2030年提高至每天1483百万公升,2040提高至1696百万公升,2050年进步爬高至1884百万公升。

他说,吉打州也在仁岭推动生水输送项目,这形成慕达河上游更多生水将被抽走。

“目前槟州水供主要源头慕达河也面对潜在污染问题,这将使到槟州水源面对紧张局面。”

非法垃圾与水源“毗邻”

社进发起人蔡倡蔚指出,据了解水利灌溉局规定河岸一定范围为缓冲区,不能有任何作业活动侵入,以免造成水源污染。可是甘榜哥慕邦的非法垃圾与慕达河“紧邻”, 这已抵触条规,难到当局能视而不见?

他表示,社进认为执法不严或造成慕达河岸的一些土地沦为非法垃圾场,难道是因为非法垃圾场隐秘才会出现违法行为而未能阻止?他质问,问题出在哪?

垃圾场与慕达河“紧邻” ,这已抵触条规。

蔡倡蔚说,执法机构包括水利灌溉局、环境局、土地局及地方政府都有责任,确保类似甘榜哥慕邦的类似非法垃圾或污染作业不该发生,而这是否为冰山一角而已?

此外,发生在乌鲁慕达的伐木行为,也必须时时受到关注,以避免影响积水区。

“在国家森林法令下受保护乌鲁慕达森林区还是会面对伐木行为,政府应将其划为积水区保护地,永久保护其不受人为干预破坏。”

避免生水来源被污染

应力促吉州加强执法

郑雨周形容,发生在槟吉边境西塘基里甘榜哥慕邦河岸1点8亩土地沦为非法垃圾场造成河流面对污染威胁,已向槟州水源发出警讯,槟州政府不能掉以轻心,是时候“硬起来”,加强力道,促使吉打州政府加强开展监督执法行动,以免槟州人民被逼要喝“脏水”。

郑雨周说,慕达河是槟州主要生水来源,可是这个全长204公里,进入慕达河河口的河流却面对污染威胁,除了已知非法垃圾场可能出现废水浸渗入河,上游也面对各种潜在污染投报,比如家禽业及棕油业排放污染。

郑雨周(右)联袂蔡倡蔚吁请槟州及中央政府积极行动解决2025年槟州生水供紧张的挑战。

“槟州供水机构坐落于槟州双溪赖,它是从慕达河岸口抽水进厂后过滤。在水厂约4公里外的槟榔东海Lahar Tiang抽水站为第一道防线,水站设有过滤网防止垃圾物进入水道,硕大水管抽水后引进河道运往水厂。”

他说,社进针对甘榜哥慕邦发生的垃圾污染投报到场探索,发现一如今年7月报道,在该坐落于河岸边马来甘榜地的大面积地段上触目都是各类废弃物。

据告知垃圾场原进行采沙作业,后地主接受远近工厂等业者运来废弃物,传出的臭味引起毗邻甘榜村民不悦,多次投报后未见官方积极行动,在媒体及民间组织揭发后始见官员紧张。

他形容,社进获悉地主以每辆罗里载货量计收费,作业已很长时日。

棕油渣疑排入河流

根据前行政议员与双溪大年环保先锋队前成员王国慧指出,该垃圾场废弃物包括工业废料及化学物,可能污染河流。在探索中,社进也遭地主“阻路”,不希望事件继续“张扬”。

他称,社进也被告知慕达河的污染情况由来已久,与此同时来自上游发生的禽牧业比如养猪场、养鸡业及棕油业都对河流造成严重不一的影响。

“此外,不时从上游漂来疑是被排入河水的棕油黑渣物。”

他强调,槟吉两州政府必需加强河流两岸的巡逻执法工作,确保供应槟吉玻三州逾400万人口的生水不会出现污染渗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