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民主的胎动期
——希盟的苦恼/游枝

日前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从得票量来看,希盟的确是惨败,令本来就己经陷入内部失和的希盟政府,更加处于雪上加霜的苦境。

以一般胜败论看补选结果,是民意的反映,是民意借一张选票教训了希盟政府。再看已经进入成熟民主政治的日本及接近成熟民主政制的台湾过去走过的政治进化道路,民意的摇摆不定,尤其是对才在不久之前狂热信赖支持上台主政的政党,选民迅速之间将一些未能令自己满意的课题,扩大为对自己一手选出的政府一种几乎不能原谅的指责与愤怒,日本、韩国、合湾都是如此走过来的。



从好的方面去评价,选民的投选心情爱恨之间迅速转向异变,是一个由半民主社会步向更接近即将成熟民主社会的一种“诞生”的胎动,成熟民主政治的诞生,必然经过胎动期的阵痛。

蹉跎与损伤

民主政治的道路崎岖波折,从天下间看到的例子,就是选民的政治情绪发生朝夕变幻的混沌中,产生一种集体的政治惩罚心理,所谓民意结果,制裁了才主政不久的又是民意极力扶持起来,不过仍处于脆弱状态的新政府。可以看到有不少国家就是如此来来回回地在走向民主或回头再走回更不民主的旧路上徘徊。

泰国,今天还无法再走回己经得到过的民主政治成就。

台湾就是处于如此民意轻易异变,蹉跎了宝贵岁月与时机,大大折损了国民与国家本来的元气实力,令经社民生未能更快步入成熟民主境界。



在民主政治已经成熟的国度,政界的得失去留,如美国、日本、澳洲、纽西兰及西欧国家,国民几时抛弃一个政权,都不会造成国家、社会的重大折损,也不会有落到重蹈过去惨痛经过的危险。

选民反省的必要 

不过,还在半生又未熟的民主政治发展中的国家,若选民拿手中的选票,跟现实中的不满,结成一种以惩罚当政者的民意;可说这不止不是民主,更也不是具有建设性的真正民意,因为最后会坏了大局,没有真的胜利者,到头来,谁都是输家,而这可从国际间见到过太多的恶例。

常听人说,包括学者与政论家,都只要求政界进步成长,这话的确没错,就是小市民也同样享有要求政界、特别是当政的,要听民意、顺应民意还要不停成长进步,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并不等于是正确的。

再提日本、韩国、台湾及最早达成民主政治理想境界的欧美国家,都走过同样的一条成功道路,是政界和个人、国家与国民得同步的成熟成长,才有成熟民主政治的收成。

再说回补选的投票心态,不能否认地存在着一项左右选情的重大因素,是要教训这个政府。如此心态,即使情绪成份高于前途命运的顾虑,也是情有可原。

如此心态,出自支持希盟主政的人,跟出自仍然情牵国阵的人,造成的后果,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国家国民命运。

要清楚更要清醒地有所识别结果的利与害,这种觉悟,要在下一场补选之前有所省悟、更不能在下次大选到来都还不悟不变,不然,错用自己手上一票,是后悔也已经无法补救自己前途命运的一票。

特别是本来票投希盟的,这回的惩罚目的已达,要爽也爽够了,不如冷静想想,自己是真的厌恶了希盟吗?希盟比过去自己难以承爱的旧政权差吗?觉得让过去的旧政党再主政,自己会心甘情愿吗?去年,自己的选择已经大错特错了吗?这些,都是选民必须反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