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改1MDB审计报告】
置录音笔揭惊人内幕

诺莎娃妮(左)在庭上“语出惊人”。

(吉隆坡21日讯)国家审计局审计主任(管理)诺莎娃妮今日供证时说,她因不获准参与在2016年2月24日针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审计报告内容所召开的会议,于是在其上司不知情下将一支录音笔放入后者的铅笔盒内,以录下会议的内容,并揭发惊人内幕。

她说,由于上述会议是讨论有关1MDB审计团队准备的审计报告,因此她身为团队的协调人,理应出席该会议,以作会议记录,不过她进入会议室后,却接通知自己不能参与会议。



“基于上述情况,我在离开会议室前,把属于国家审计局的一支录音笔放入上司,即1MDB审计团队队长莎达杜娜菲莎的铅笔盒内。”

控方第4名证人,即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博士之前提到,上述会议是在纳吉要求下召开,目的是针对1MDB审计报告中令人不满的事宜,召开一场涉及国家审计局和代表1MDB的阿鲁甘达之间的协调会议,而时任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在出席有关会议后,同意从报告内删除数个问题,包括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出现2个不同版本等的问题。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被控涉嫌指示和串谋窜改1MDB审计报告案续审,诺莎娃妮是控方第5名证人,她在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揭露上述不为人知的事。

纳吉准备步入庭内。

安比林看似很沮丧

诺莎娃妮今日指出,安比林在上述会议结束后,步出会议室,她发现安比林看起来非常沮丧,并喃喃自语。



“因此,我跟随他到洗手间,因为他要洗脸或什么的;我跟随他是因他当时非常脆弱,我担心他会跌到,我听到他当时喃喃自语地说:‘审计的目的是什么?’”

阿鲁甘达一脸笑容出庭面审。

指示安比林删有问题财报 审计团队听录音震惊

“在听取录音后,我们对在会议上所发生的事感到震惊。”

诺莎娃妮揭露,1MDB审计团队对于2016年2月24日,针对1MDB审计报告举行的会议内容感到震惊,因为会议内容提及,要求时任总审计司安比林将1MDB拥有2份不同财务报表的问题,从报告中移除。

她披露,当她于2016年2月24日举行的会议结束后,将放在1MDB审计团队队长莎达杜娜菲莎铅笔盒内的录音笔取走后,就和1MDB审计团队成员一起乘坐国家审计局的官车返回办公室。

她说,在回到办公室后,她和其他团队成员在会议室会晤并一起听取录音,以了解上述会议内容,结果对会议上发生的事深感震惊。

录音档复制到随身碟

诺莎娃妮说,她将录音档复制进入属于1MDB审计团队的官方硬盘,并在之后从有关硬盘,再将录音档传输去另一个硬盘和“随身碟”。

“我在案件调查时,将上述‘随身碟’交给查案官。”

法庭昨日(21日)播放存在上述“随身碟”里的录音档,有关录音时长约2小时40分钟,收录于2016年2月24日,针对1MDB审计报告内容召开的协调会议内容。

否认企图隐瞒 会议录音是标准程序

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依在盘问诺莎娃妮时,主张后者于2016年2月24日举行的会议上,将录音笔放在莎达杜娜菲莎铅笔盒内,实际上是存有隐瞒在该会议上录音的企图,惟遭证人否认。

诺莎娃妮在沙菲依盘问她时披露,她于2016年2月24日携带录音笔出席会议,是为了在会议上录音。

“凡是(国家审计局代表)出席的会议都需录音,这是一个标准作业程序。”

仓促离场不及告知

证人供称,她是被上述会议的秘书处要求离开会议室,而她在离开会议室前,将录音笔放入莎达杜娜菲莎的铅笔盒内,并指当时铅笔盒的四分一体积已被打开。

她坦言,她并没有提醒列席上述会议的安比林和莎达杜娜菲在会议上录音,也没有告知任何人她在该会议上录音,因为当时她是在仓促的情况下被要求离场。

沙菲依接着盘问证人,她是否有告知主持上述会议的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指她身为1MDB审计团队代表,应当置放一支录音笔在该会议室内,以进行录音供州,成为会议记录的用途。

诺莎娃妮回应称,她当时是在仓促的情况下被要求离场,因此没有机会告知阿里韩沙,并指自己也没有机会这么做,因为和安比林及诺莎娃妮的阶级相比,自己属于低级官员。

安比林笑对摄影镜头。

安比林:难核实财务状况 1MDB迟交文件影响审计

安比林指出,国家审计局在对1MDB进行审计期间面对局限,一部分原因是因1MDB迟交或没有交出原版和重要的文件,以作为证明交易及列为审计证据的用途。

他指出,上述问题对该局在核实公司的实际财务状况、公司营运以及交易方面的审计,造成显著影响。

他说,1MDB没有交出的重要文件包括1MDB集团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管理帐户,以及来自国外金融机构的银行结单。

5个月拖至1年

他指出,该局也无法通过1MDB的电脑,手提电脑及服务器获得数据和资料,以在审计时进行交叉参考和分析。

“在这情况下,我认为1MDB的审计工作相当困难,因此耗时了一年的时间,虽然(审计工作)原本可在5个月内完成。”

安比林是第6名控方证人,他今日首次出庭供证,并宣读其书面证词。

较早时,安比林指出,内阁于2015年3月4日举行的会议中,议决国家审计局对需交给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1MDB公司帐目和相关报告进行审计。

他说,该局从2015年3月9日至2016年3月4日,对1MDB进行审计,这期间涵盖该局开始对1MDB进行审计,直至他把1MDB审计报告交给公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