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盟/东之盈

丹绒比艾补选尘埃落定,但大马政坛似乎酝酿着保马与倒马的热议,有些人把责任怪罪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有些人捍卫首相继续掌权。政治人物动作频频,准备对准如今处于弱势首相开炮,但以首相的作风,岂会如此轻易就范。

以目前的政治情势来看,任何想推翻敦马的权位,是以卵击石的做法,将会以失败作为收场。



对于确定让位风波,敦马坚持直至自己把经济搞好的理念才交出政权;而希盟其他领袖则是强调上台两年后敦马必须退位,把职权交给安华。

希盟在丹绒比艾虽然上演滑铁卢,身为希盟领导人首相是必须面对问责文化,但若仅是一场补选失利就要首相退位,似乎是强词夺理,而首相敦马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位。敦马的土团党拥有22席,也获得部分公正党国会议员的支持,更获得部分国阵以及伊党的支持等,足以瓦解任何推翻他的企图。以目前如此微妙的情况,深信安华是不敢轻举妄动,采取主动攻击的手段。

人民公正党2号人物阿兹敏与一些巫统议员在其私邸会面,是希盟酝酿对首相不利的传言做出的准备反击工作,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纳吉若隐若现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马政坛将步入多事之秋,而执政与在野的混合支持情况令人觉得大马正步入争权夺利的阶段。丹绒比艾补选成绩令希盟感到非常诅丧,是对希盟产生摧毁性的败选,也对希盟将来继续掌权产生了冲击,而引起巨大的回响。

敦马为了保住政权,必然懂得掌握国会议员的动向,这些国会议员表示给予全力支持,但在最重要关头时却会倒戈相向。尤其是巫统的势力不见得全面倒向敦马,也有一些是安华的同情者。若是发生任何变动,的确是会牵一发动全身,希盟可能陷入瓦解的状态。前首相纳吉似乎依然是操纵巫统的幕后领导人,丹绒比艾让他展露曙光,若是希盟产生内部斗争,他就有讨价还价的条件。

敦马表示会认真检讨败选因素,对一些课题将会给予纠正,但承认统考及爪夷书法风波似乎不在其议程之内。对于拉大学院拨款,财政部长林冠英斩钉截铁地否认是补选败选的主因,并坚持马华必须退出拉大控制权,才应允给予3000万的拨款。这项坚持似乎踩到了华社的底线,纷纷觉得财政部长罔顾华社意愿,而这个课题继续将成为咖啡店人潮议论纷纷的话题。

安华前路艰辛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反而与财政部长拥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她认为承认统考与拉大学院拨款是希盟被华裔拒绝的最大因素,因此财政部长若继续与马华纠缠不清,将导致希盟继续被华社所拒绝。补选成绩出炉后,由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出席宴会宣布希盟惨败而获得如雷的掌声来看,连行动党的支持者都认同补选败选是对华裔及行动党有益的,是对土团党当头棒喝的一场补选。

一些希盟领袖如公正党赛胡先阿里在补选成绩揭晓后,立刻对敦马应该让位给安华做出表态,而公正党阿兹敏及房政部长祖莱达护主心切,为护马先发制人,要安华一起为败选负责。从这些公正党领袖的动作来看,安华想成第8任首相的愿望困难重重,其面对自己阵营领袖的叫嚣,即便对相位蠢蠢欲动,也不敢再次挑战敦马,毕竟他曾经被敦马从副首相位撵下马,而他所获得的支持力量并不是非常稳固。

敦马不是那么容易就认输的政治人物,他曾经面对挑战,从不畏惧,只有勇往直前,绝对不会退缩,一场补选即便惨败,都不会动摇他的相位。那些想挑战敦马者,还是步步为营比较好,不然将会马失前蹄,再次与相位擦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