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州议会】人均收入近4.8万
甲GDP增长3.9%

甲州去年取得国内产生总值3.9%或424亿令吉的成长。图为马六甲游船河。

(马六甲18日讯)马六甲首席部长阿德里透露,甲州去年取得国内生产总值3.9%或424亿令吉的增长,人均收入4万7960令吉,比2017年的4万6799令吉来得高。阿德里说,全国去年的人均收入是4万4682令吉。

他透露,预计明年州政府可以取得3亿9022万令吉的税收,比今年的3亿8429万令吉,增加1.54%。



“这些税收之中,土地税占了1亿5465万令吉,而非税收的收入是1亿8155万令吉,包括工商业投资、执照费、出租所得等等。”

他说,明年也预计获得中央政府,以及政府机构还贷的非税收5402万令吉款项。

阿德里今日在马六甲州议会的财政预算案这么指出。

预计支出3.9亿

他也说,明年预计的政府支出,包括发展、行政是3亿9000万令吉,比今年的3亿8223令吉,增加2.03%。



“这批支出分别是甲州元首办公室467万令吉、州立法议会拨款1895万令吉、首长署7060万令吉、农业613万令吉、甲州土地局1087万令吉、中央市土地局941万令吉。”

他说,其他支出包括亚罗牙也土地局880万令吉、野新土地局807万令吉、水利灌溉局1087万令吉、公共工程局3056万令吉等等。

首长指出,我国预计明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会取得4.8%增长,比今年的4.7略高,而截至今年9月30人,国家储备金亦增加至4313亿令吉。

日内新水坝料1月招标

阿德里说,政府在甲森边界的亚罗牙也日内承建日内新水坝计划,预计明年1月即可招标,4月开始工程,以及2022年4月完成。

他说,新水坝能够储备130亿公升水源。这是增加州内水供的长远方案之一。

他透露,州政府亦向中央政府申请4080万令吉的拨款,由蓝湖湾衔接水管至榴梿洞葛水坝来增加水坝的储水量。

“甲州每日能够输出水源供应是6亿1000万公升,而实际的水供需求是4亿3000万公升,也就是有多余的1亿8000万公升水源用作储备。”

他说,但在旱季时期,州内的水供输出亦会相对减少至5亿1400万公升,而水供需求也增加至5亿4900万公升。

中央拨2.5亿解决水供

他说,解决水供不足,州政府获得中央政府2亿5300万令吉的拨款,作为处理和加大水源供给的力度。

另一方面,首长说,州政府计划2018年至2023年,在州内承建售价18万令吉以下的3万8225间的可负担房屋,而迄今经已建好了6480间。

“新的房屋政策下,发展商发展8亩的屋业,必须保留10%的土地承建低价房屋、10%承建希望或中价房屋,以及30%承建可负担房屋。”

他说, 州政府另落实售价3万2000令吉,拥有2房1厕,以及售价3万7500令吉,3房1厕的关怀房屋计划。此计划是让家庭月收入1000令吉或以下的群体申请。

他透露,州政府今年经已发放600万令吉,开展关怀房屋计划,而迄今有25间该房屋经已建好,并预计到了2020年12月,会有84间这类房屋完成。

比前年减0.4%公共欠款8亿3969万

阿德里说,州政府的公共欠款,由2017年的8亿4329万令吉,减少360万令吉或0.4%至今年的8亿3969万令吉。

他说,州政府去年综合收入账目赤字的1386万令吉,也比2017年的2281万令吉大幅度减少。

此外,他说,配合甲州明年的各项发展包括落实第11大马计划,州政府也向中央政府申请额外的69亿4000万令吉拨款

“州政府明年也会发放1245万令吉的拨款,作为各选区的发展与服务项目用途,这笔数额亦比今年的1105万令吉增加。”

他透露,解决州内民生与公共设备方面的短期方案,政府今年发出了385万令吉的款项,改善州内的排水系统。

他说,为了有效解决因为排水沟老旧而引发的水灾,州政府与中央政府配合,明年发出8086万令吉,改进有问题的排水沟。

“长期方案是明年至2022年,强化双溪鲁容、野新和亚罗牙也市区的排水系统功能,耗资289万令吉,以及另外770万令吉解决多个花园住宅区的治水拨款。”

依德利斯哈伦提出牙力州议员沙米纳登,没有出席州议会的动议而被驳回。

沙米纳登被捕请假哈仑提动议被拒

甲州牙力州议员沙米纳登被控牵涉泰米尔之虎活动被拘捕后,即向州议会申请假期,也成为朝野政党今日在州议会激烈争论的课题。

马六甲州立法议会今日召开财政预算案议会,反对党领导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在议长拿督拿督奥马查化宣布议会正式开始后,即站起来要求提出一项动议。

他要求动议辩论沙米纳登被拘捕后,申请假期而使牙力州议席出现的议席座位悬空。

他的动议很快被在朝的议员反驳,怡力州议员拿督郑国球也表示这无法形成需要提出动议来讨论,指称依德利斯哈仑有别的意图。

郑国球获得多位希盟议员的声援,包括马接再也州议员拿督林秀凌、彭加兰峇株州议员拿督诺依占、拿督苏菲华合等等,先后站起来反击和要求议长指示依德利斯哈仑坐下。

过程中双方出现了10至15分钟的激烈争吵,依德利斯哈仑的声量甚至引起议长不悦,要他放低声量,同时拒绝要求辩论该动议。

气愤的诺依占也站起来呛对方,表示如果他是议长,早就把依德利斯哈仑赶出州议会。

随着议长重申拒绝辩论动议后,才平息了双方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