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香就是咖哩叶

如果不是因为定居台湾近20余年,我大概会跟大部分的大马人一样,把每一天吃食的香料视为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发现原来我们的日常就是药食同源,美味与食疗并存,黄姜如是,金香亦如是!

著名的盎格鲁咖哩粉是英国人的最爱。

咖哩叶在新马习惯称金香,是一种芸香科柑橘亚科九里香属的叶片,俗称“九里香”,它有个极富诗意学名“可因氏月橘”,原产于印度与尼泊尔交界的德赖平原(Terai),它的叶子可食,结的果实从一开始的绿色转为红色,最后变成紫色可以摘取吃其浆果,不过籽不可食用。



咖哩叶来自淡米尔文Kari,意思是汤或辣酱,在一至四世纪被记载于文献中,当时做为蔬菜的调味料。正因为俗名的咖哩叶让人与咖哩画上等号;在印度及东南亚国家,咖哩叶的确用来煮咖哩,与咖哩的关系密不可分,但它并不等同于咖哩。

具医疗特质

印度人称咖哩叶(Murraya koenigii),视之为蔬菜和香草,古代医学阿育吠陀与尤那尼医学用它抗氧化、抗菌,并治愈糖尿病、溃疡等慢性病;新鲜叶子可治疗痢疾,并鼓励罹患骨质疏松症的女性多吃咖哩叶,它的钙质特别的丰富,叶酸含量高,尤其怀孕初期对胎儿神经发育有相当大的助益。另外,它具有铁质,在贫富差距悬殊的印度特别受到青睐,妇女们靠咖哩叶来改善贫血,对于改善高血压与胆固醇过高等问题更不在话下,问题是大家都会吃叶子吗?还是只习惯当它是调味料呢!?

新马福建人、广府人学会运用咖哩叶不过近二十年的事,当时人们偶然发现高温油炸后的咖哩叶呈深绿色,香气更为突出,加入螃蟹、濑尿虾、贝类等等料理,以辣椒大火翻炒,柑橘滋味更上一层楼,让人一吃上瘾,奔相走告,从此咖哩叶进入华人料理并占有一席之地,相较于中国原乡吃原味不嗜辛辣实在天壤之别!

不过咖哩叶的运用还不单于此,印度人多以其入皂、制作芳香油与护肤用品或薰香。最主要成分是咔唑生物硷,除了食疗功能还能抗炎,除了驱风还能促进消化、提振食欲,故直接用它入菜,在南印度及斯里兰卡素食料理中经常出现,一来能补充茹素者长期不易摄取的钙质及铁质;二来能增添清香,由于质地柔和,适合与蔬菜、椰子、米饭一起烹煮,北部的印度穆斯林则爱将它与羊肉、优格一起烹煮,吃起来软糯入口即化,搭配囊饼简单一餐却滋味满分。



在地人把咖哩叶称金香。
在马新,海鲜与咖哩叶一起配合成菜肴。

香料寻奇:陈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