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毒不侵王安石/章龙炎

王安石(1021年-1086年),中国北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改革家,因为才华横溢,诗文独步天下,而被称为唐宋八大家之一。此君书读得多,辩才无碍,内才外才兼得;与他同时期的司马光与苏东坡等人,被他整得很厉害,但就没敢说自己才华比他强。

之所以称他为政治家,因为他是个非常能干的官员,深谙理财之道,科举出身,不靠后台当官,从县一级做起,一直做到中央,行政经验丰富,要骗他可不那么容易。



从以上标准来看,他是贤能之士;此外,他不修边幅、不通人情、独来独往,不拉帮结派;更加恐怖的是,他不贪色也不爱财,也不纳妾。色诱财诱对他起不了作用。

如此一个道德高尚、“百毒不侵”的人,为何却把王朝搞亡掉?

根据中国财经作者吴晓波的说法,王安石变法创造了一个贪婪的集权制度,后继者就会把这贪婪与集权推向极致,并必然的产生异化,而这是一条“惯性之路”。

他说,从王安石变法开始的1096年到其继任者蔡京被罢官的1126年,极端的“国有专营制度”的实施前后长达57年,而这正是北宋帝国从半衰走向灭亡的57年;1127年,北方的金军攻破汴梁,掳走宋徽宗与宋钦宗,北宋就这样亡了。



政府干涉民间太多

像王安石这样的人,在中国历史里是凤毛麟角。吴晓波说,他们为官清廉、工作操劳、办事雷厉风行、新政效率极高,而且不将私利掺杂于国事,力主国家主义(应该说是“帝国主义”),不惜以牺牲民间工商自由为代价,换得中央集权制度的恢复与稳定;他们提出的行政口号往往是“均贫富”(这让我想起“共享繁荣愿景”),可是,最终结果一定剥夺百姓,不管你是穷人还是富人。

从宋朝灭亡到梁启超于1908年撰写《王安石传》之间,王安石较广为人知的是他的诗歌散文,其在政治上的作为与思想在中国政治历史上没有地位;梁启超的书,让王安石成为“重出江湖”;郭沫若还认为他是秦汉之后第一个大政治家。

在二十多年前,我国也有个资深部长抬出王安石,大有自许要像这个改革者一样对国家进行大改革。他从阅读英文翻译了解王安石,所摘录的当然是经过翻译的;当时互联网还并不那么普遍,也还未有谷歌;华文报新闻从业员要把翻译还原还真的像海底捞针。现在看来,他只是卖弄知识,暗示自己如果当权的话会像王安石一样成为改革家、大政治家,也是要讨好受华文教育的华人。现在他要“王者归来”,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是,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他到底要仿效王安石的哪一方面?从上面可以看到,王安石变法之所以失败,归根究底就是政府干涉民间太多,市场不自由也不活络,与他清廉严己厉己无关,而这不是靠一张口(当官的就多了一个张口)就能完成的“改革”。大部分百姓都看到了,只是当官的即使看到了也没有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