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
听我唱:其实不想走(极限篇)

摄影:左二

机场是一张双人床,他们拥抱。

临别前彼此没有给予承诺,关于等或不等,飞上天际后风吃掉尾音。



几个月过去,他寄来一封信,里头有一张光碟和两张空白信纸(像在暗示什么)。

光碟上写着:这是我唱的歌,有两个字想对你说,听听,或许我们值得等待。

尺水丈波: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