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男人,离我远一点。“
蒙古人爱恨分明

内蒙古系列/上篇(稿酬捐《南洋基金》)

“大马男人,离我远一点。左边两个位让给你,我坐右边!”



这是我一上休旅车后,蒙古族导游春梅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而且还特地用麦克风喊出来让全车人听到。当时,尴尬的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又补上句“你们太可怕了,会对我们蒙古族女子用炸弹的。”……随着团友们笑了起来,这才意识到原来她是在拿蒙古女郎阿尔丹杜雅的事件,来跟我们破冰。

蒙古包旁看日出也是种享受。

内蒙不等于蒙古,却能看到蒙族。

说起内蒙古,或许得先提件糗事。抵达内蒙古城市呼和浩特时,我就迫不及待地在面簿上刷存在感,然后地理位置上标记了蒙古国。结果立即被远在大马的朋友纠正,活生生地丢脸丢到外国去。

是的,我们口中常说的“蒙古”与内蒙古其实是两个不同的地方。蒙古(或称“外蒙”)是独立的一个国家,而内蒙古(俗称“内蒙”)则是中国的疆土,其中,阿尔丹杜雅就是来自外蒙,而非内蒙。这当中的历史典故,谷歌一下就有,这里我就不重提了,倒是一件事让我感到惊讶——内蒙古的蒙古人比蒙古国还多。



这是个有趣的现象,因为多数蒙古人不生活在蒙古的话,就等于最多华人的地方不是中国;最多日本人的国家不是日本般。

春梅告诉我们,根据最新数据,全球蒙古族仅1000万人左右,比我国3300万人口还要少,其中超过600万居住在内蒙,其余则分布在外蒙、俄罗斯,以及世界各地。

当然,这涉及到外国势力如何让外蒙分裂独立出来,而这段已成事实的过去,没有很吸引我,倒是多数蒙古族生活在内蒙而非蒙古国,更让我好奇。

春梅(右)的气魄令人折服。

保留民族精神特色

思索间,春梅再次拿起麦克风,顺其自然地说:“所以,要了解我们蒙古族就要来内蒙古。”她是展现了马背民族独有的霸气与豪迈,我则看到了北方狼族的自信与尊严。

春梅的说法,或许对蒙古国人有些不敬,毕竟对外蒙的蒙古人而言,他们才是保留了草原民族的精神特色与生活习惯的一群。但游牧民族本来就居无定所,加上文化的属性从来就不是既定的,而是会应着周围的人、事、物,及随着时间而转变的,所以,对生活在内蒙的春梅来说,她当然也不认为非得到蒙古国才能看到纯正的蒙古人。

我没有很抗拒她的自信,毕竟,生活在地球村的今天,中国一线城市的华裔不见得就很传统,而我更无法厘清,究竟是大马的巫裔比较马来人,还是印尼的马来人更巫裔化。

只是好奇,会是怎样的一片草原,才孕育出她如此坦率刚毅的个性?又是怎样的一种生存, 会让蒙古族女子的自信如此无处安放?而阿尔丹杜雅这个蒙古女郎,也会是这样的个性吗?答案在我们与她相处几天,和到过几处景点后开始有了轮廓。

草原流露出动人的魅力。

草原孕育出豪迈,蓝天放纵着坦率。

最先给了答案的是内蒙草原。游牧民族的畜牧模式,本就是让牛羊吃完草后再迁徙到另一处,所以当地人从不种植,这使得内蒙的草原与人工种植的有别。这里的草生得奔放,长得狂野。

这样的描述,或许有些抽象,春梅反倒直接:“古人都说了嘛‘风吹草地见牛羊’,其实就是因为草长得太高,只有在草被吹弯了腰,才能看见牛羊啊”……当然,春梅的说法是带着综艺效果的,却生动地反映内蒙草原长得何其自然。

席地而坐重返童心

值得一提的是,这分自然不仅反映在草原上,两次去内蒙,我就发现无论是年过半百,还是位居高职,团友们很容易地就在草原上流露出童心的一面。大家不是席地而坐,就是不拘小节地大声说笑,似乎任何小事都能开心一整天,而正在看此文的你,若一天也来到内蒙草原,晓必你也会在未来认同这分感受。

在想着,是否因为草原太辽阔,大家距离远了,所以说话就得特别大声,人也特别豪迈;是否因为原野美得从不虚假,所以大家也就不造作,人也特别真诚?又会不会是游牧民族的畜牧方式(每户需要大片草原供畜牧),无法让大家住得靠近,所以才特别珍惜每一次的相聚?是这样的环境吧,所以才孕育出如此坦荡豪迈,真诚热情的灵魂?……我没有很科学的答案,但看着草原上安逸的牛羊驼马,我笃定这里的生命,一定活得比自由更自在。

辉腾锡勒草原供游客体验蒙古族文化。

野放练就随性,天葬育出潇洒。

春梅还有个说法,是我觉得造就蒙古人个性的因素之一,“野放”习惯。

她告诉我们,由于草原太大了,畜牧得太远的牧民若要如厕,是不可能走上个一两个小时回蒙古包里解决的。所以四野无人下就只好野放。

春梅回应憋尿的团友时说:“大姐,你要排放的话,连伞都不用呐,一来没人看,二来,就算牛羊驼马要看,草也都帮你遮起来了。多方便啊!”

面对这样的幽默,团友们自然笑得合不拢嘴,憋尿的那位更差点失控,但坐在第一排的我,清楚看到春梅眼睛张得很大,更没眨过。她是认真的。 可惜的是,我们一行25人最后都没有野放过,现在想来还挺可惜的。

殡葬文化天葬为主

春梅也说,蒙古族的殡葬文化多以天葬为主,与西藏不同的是,当地天葬不是让秃鹫清理尸骸,而是家属以木车拖着尸骸在草原上驰走,直至尸体落在哪,大家就头也不回地离开。这是种回归自然,反哺天地的表现,更流露出蒙古族的独有的潇洒。当然,基于时代变迁,这样的方式已经少见,但千百年来却练就了蒙古族的豁达。

一有碗就会有酒

话说回来,内蒙的蓝天有着和西藏一样的摄人魅力,然而雪域高原却没有草原沙漠独有的舒畅与自在,这点,或许只有到了这片苍狼大地才会体会到。当你能在大地上无拘无束地奔驰,能在蓝天下毫无避忌地野放,蒙古族数千年来的坦率真诚、豪迈奔放,不是没有理由的。

所以,蒙古族一有篝火就能跳舞、一有碗就不会没有酒,这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糜烂,而是一种珍惜当下,活得坦然的真挚表现。 这时,我想起了阿尔丹杜雅。照片中含蓄纤弱的她,是否也那样坦率豪迈?来自草原大漠的她若有灵,至今是否已经放下了? 还是依旧爱得深,恨得烈?

草原上的自由,亲自体会才能领略。

蒙古女人重感情,敢爱敢恨。

相处8天里,春梅不时提及蒙古族是有恩报恩千年记,有仇必报代代传的族群。团友们觉得,春梅可能想暗示我们要在小费上多眷顾她,但由于一开始就表示对大马男子有所忌讳,我反在思索着蒙古女人的爱恨情仇究竟能去到多深。

作为蒙古女性,春梅不免会在旅程与来自大马的我们谈起阿尔丹杜雅的命案。对她而言,蒙古女人不喜欢忸怩造作,加上草原民族本就重情重义,因此若不是因为爱,阿尔丹杜雅是不可能千里迢迢远赴大马的。

响沙湾的沙据说起风时会发出不同声响。

一生一匹马当良伴

她以马为例说,蒙古族小孩一出世家人就会为他们选一匹马当良伴,并在3岁后则开始骑马训马,从此人马密不可分。直到马儿老死后,他们也不会再选第二匹良驹当伴。

“蒙古女人很重感情,我们是敢爱敢恨的。”

期间,春梅很想知道,阿尔丹杜雅怎会客死异乡,而且还被炸得粉身碎骨。别说春梅,就连我们大马人,也不见得知道13年前究竟发生什么事,唯一肯定的是,蒙古女性刚毅的背后,必定都也有着如沙漠细沙般的心。

当一回蒙古人,做一次蒙古魂。

夜游沙漠,毕生难忘。

若不是来到内蒙,我们也不知道原来沙漠根本并没有想象中酷热,反之风大得令中国政府打造出国内最大风力发电站之一,甚至成了游客打卡的景点。据说,内蒙的冬天可来到零下40多50度,所以你可以想象它的夏天也不会热到哪!

记得第一次到访内蒙是夏天,当时的男导游就带我们夜游沙漠,期间,我脱了鞋把脚踩在沙漠上,那阵柔滑的触感和透心的凉爽,毕生难忘。

或许因为沙漠的柔情,和微风的抚慰,蒙古族在大器硬朗形象下,也有柔情善感的一面。当地著名沙漠主题乐园响沙湾,就因为风吹起沙子会有不同声响才得其名。我没有很佩服取名者的创意,倒是钦佩那些听到沙漠絮语者的心思雅致。这究竟要多善感细腻的心,才能听到不同的声响啊?

这时,我又想起了阿尔丹杜雅。晓必生前她也曾在大漠上綄沙,也曾试图聆听风想带来的讯息吧。只是,风沙没有告诉她,若不是2006年那场来自赤道的邀请,今年她早已41岁了。

阿尔丹杜雅意外地成为蒙古导游认识我国的引子。

下期预告:草原大漠孕育出蒙古族女性的爱恨情仇,但蒙古男子的忠肝义胆却震惊全球近800年……。 

图/文·黎添华

图/文·黎添华